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谜语怪才孙富贵  

2014-03-16 11:28:41|  分类: 熵变社会Dark 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家窝堡村建村百年纪念小品文(二)

谜语怪才孙富贵

萨隆嘎

    魏家窝堡村到了2014年正好建村百年。百年中,魏家村人才济济,孙富贵就是其中的一位。孙富贵是一位“话匣子”,讲古说今有两下子。有一次某文化馆灯谜组的人来魏家窝堡村采风(收集资料),他们听说孙富贵有很多谜语常为贫下中农群众在田间地头解闷儿,于是到农田里专访孙富贵。

    孙富贵的谜语多数是见到什么说什么。如见到当时最流行的农药“六六六粉”,他就设谜面——“一点一横八,他们老哥仨,共同把敌杀。”当然他也有很多连环谜语:“小瓢小瓢掉地下找不着”,谜底是“屁”(实际这是双语谜语,“瓢”音是女真语谐音,本意就是“屁”),当你猜到是“屁”,他又说“屁屁两头不粘地”(谜底:船),当你猜到是“船”,他又设谜:“船船两头占地,当间漩”(谜底:桥),就这样连续设谜面,猜谜者与设谜者似乎有斗智斗勇的感觉,雅俗共赏,十分有趣。

    文化馆的人刚开始其实不虚心,认为一位老农有什么深度。于是提出“设谜要有深度”,孙富贵说:“谜语对于我们就是一乐,哪来深度?我只知道有难猜的”。“对对,我们就是要难猜的”来人接续道。孙富贵清清嗓子设谜:“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打一日常生活现象。”文化馆的人猜了一天,没猜出,就向其他听过这个谜语的人打听谜底,最後得到“漏鞋底”,接下来孙富贵又设谜“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打一与道德有关的俗称”,文化馆的人又被难住了,于是请教谜底。一起干活的另位老农说:“破鞋”。大家哈哈大笑。魏家窝堡受草原文化影响较重,荤素搭配的话语太多。文化馆的人感到没面子,请孙富贵再设一谜,拍胸脯说:“不信自己猜不出来”。孙富贵说:“再给你们一谜语,时间10天。10天内猜出且对,算你有文化”。文化馆的人说:“我们来了两人,需要5天,你开始设谜!”孙富贵磕打磕打眼袋鐹子不紧不慢说道:“一物世上有,真的它能爬,假的他能走。打一动物。”文化馆的人猜了3天後无果,便来找孙富贵要提示,孙富贵说:“好,给点提示也可以。真的四条腿,假的两条腿。”又过了两天,文化馆的人猜的依旧无果,只好找孙富贵要答案,孙富贵说:“为我点袋烟,我告诉你们。”给长者点烟是科尔沁人的风俗,文化馆的人早就失去了这个风俗,当算失礼。孙富贵深深吸了口烟,又慢慢吐出来,烟在他的眼前呈现出两个圆圈,一横一竖套在一起,此时似乎不再说谜底的事,而是表演“烟技”。文化馆的人着急地说:“老孙,我们是来去真经的!”孙富贵笑了笑,又笑了笑,似乎不好启齿说谜底。最後还是快速地说出了大家盼望许久的谜底——“王八”(真王八4条腿,人被称王八是假王八,也还是人,2条腿)。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