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监绳”魏德富传奇  

2013-02-16 21:33:55|  分类: 熵变社会Dark 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监绳”魏德富传奇 - 白大夫 - 白大夫

 有王氏怀古者,将不佞一篇文章改写成《老通辽回眸》之一发表了,甚感欣慰。发表于2012.03.19《科尔沁都市报》全文如下:

这里所说的传奇,并非凭臆想杜撰编写的故事,而是说,魏德富其人其事具有一定的传奇性。在巴林爱新荒行绳丈放之后,军阀,政客、满清旧臣,各地商人纷纷前来买地,在这些人里,都是腰包里揣着哗楞哗楞响的大洋钱来的。而本打算赚钱糊口,根本没有打算在此安家落户的魏德富,却意外地得到一块地,又将老家的家产变卖,全家搬到科尔沁草原,从此,在通辽城东就有了一个叫“魏家窝堡”的村子。一百年过去了,当初在通辽街头赫然挺立的吴俊生的大瓦房,气派讲究的马道尹府,洋气十足的万育和药堂二层小楼,还有那些令人侧目的日本建筑,都纷纷化为历史尘烟,只有魏家当初那块土地,至今还叫“魏家窝堡”。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者”造就的这段故事,足够成称为“传奇”了吧!

巴林爱新荒“行绳丈放”,就是说开始丈量土地,编号待售。当时没有皮尺之类的工具,丈量土地一靠大绳,二靠地弓。因此,荒务总办一干人马里,就有了绳工、监绳一类人员。绳工,没有什么技术性,靠的是两条腿,手拉着大绳,用脚步丈量土地。每丈量一段,都要记载清楚。为确保不出差错,避免丈量时徇私舞弊,专设有“监绳”。就是专门司职查看丈量、记录是否准确。监绳,即需要责任心,又要心细如发,不徇私情。

魏德富就是一位监绳。不过,他不是巴林爱新荒务总办的雇员。当时,除了巴林爱新荒务局以外,卓里克图亲王也成立了自己的荒务局。在丈量土地时,两个荒务局一起上阵,以示公允。魏德富就是受雇于卓王的荒务局。

魏德富为人精明能干,干活认真,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卓里克图王爷看在眼里。卓王看此人与同是拉绳丈放的人有些不同。只见他谈吐不俗,举手投足间颇具气质。一次闲谈得知魏德富的家世,卓王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此人非等闲之辈,他是奉天(沈阳)大河湾屯白塔村人,满族正蓝旗,并且是前清皇亲国戚,嘉庆皇帝的生母魏佳氏就是出在他们家。清末允许满族人取汉姓,魏佳氏就姓了魏。

在大清朝,不但是皇亲国戚,就是普通旗民也是衣食无忧。凡是有爵禄的的人家,男孩子生下来就有俸禄,普通旗人也按月有“钱粮”,即按月发给“贡米”,被称作“铁杆庄稼”。因此,当时朝廷规定,凡是旗人,只准干两种职业,一是做官,二是当兵,其他一律不准。但是,到了清朝末叶大厦将倾之时,朝廷府库空空,已经难以顾及,许多满族人也都自谋生路。当时,魏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显赫,顾不得朝廷的禁令,为一个姓于的地主家种水稻。家族中另有一支就到了黑龙江买地耕种,立屯子叫魏家窝堡。魏德富为了生计,这才来到巴林爱新荒蒙荒局做起监绳。

或许是惺惺相惜,卓王色旺端鲁布见堂堂国戚竟然没落到如此地步,来到自己设立的荒务局以“打工”为生,心存不忍,于是,将巴林爱新荒荒段东面的一块地赏给了魏德富。

这块地位于西辽河岸上,是西辽河冲击而成的一块平整肥沃的土地,蒙古语叫做“夏布金利”。凭空得到一块土地,这是魏德富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他传书给穆克顿(即奉天)家人。1914年,魏德富的四弟魏德贵带领自己的三个儿子:魏景会、魏景元、魏景芳等来到夏布金利,在一块高阜之地搭起窝棚,取名南城魏家。

魏家是一个大家族,老大魏德宽、老二魏德明、老三魏德富,老四魏德贵,兄弟四人并未分家。在南城魏家前期准备工作完成后,有了落脚的地方,魏德富再一次通知家人,卖掉穆克顿财产,举家搬到科尔沁草原,西辽河边上的南城魏家,并用变卖家产的钱在周围再添置土地。全家人开始了再次创业。他们先后招来徐世友、孙富昌、孙富贵及石姓人家等。魏家一家人与雇工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干活不比雇工少,吃的不比雇工好,魏家日子过得日渐殷实。

南城魏家的当家人是老三魏德富,人称魏三老板。蒙古人则称他为诺颜。魏德富为人豪爽,急公好义,在这一带名声很好。他不仅治家有方,外界交际也很广泛,连达王府管家等都与他是好朋友,据说,他与嘎达梅林交往很深。嘎达梅林起义后,王府专门派人找到魏德富,要他从中劝说。

1931年,日寇占领通辽,为了便于统治,开始集村并屯,把南城魏家附近几个村合并在一起。在给村子起名字时,参考魏家本族在黑龙江一支,把新合并的村子改称魏家窝堡。魏家窝堡成立时,只有10几户人家,100来人,两趟半街,6眼土井。附近的其他村的共同行政村长由景字辈魏景芳担任。这时,魏家考虑到因创业之时子女多未读书,请来一位叫孙大光的先生。同时,家里开始有包衣李明玉等,雇佣长工若干。景字辈子女都已长大成人,按“清孝德景,国忠廉明”排序,国字辈男孩子就有14人。

魏家虽然家大业大,人丁兴旺,魏景春还担任了村长,但始终恪守仁义传家祖训。魏景春经常骑着高头大马,见到乡民从没有气指颐使,仗势欺人。相反,却颇有豪侠之风,相邻遇难,经常出手相帮。据说,因老百姓受日本人欺负,魏景春敢于脚踢日本鬼子。“跑大鼻子”时,因苏军里有人凌辱妇女,魏景春也敢于上前干预,因此,乡邻对他敬重有加。后来,还有人以他的事迹写了一篇小说《金鸽子》。

1947年,在土地改革时,魏家的土地分给佃户、长短工一部分。1950年,贯彻土地改革法,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魏家6000土地全部被分。

如今,魏家窝堡已经是近500户人家,近两千人口的村子。文革时,曾改名叫东方红大队,1984年恢复原名。至于魏家后人,在那个特殊的历史年代,作为地主子女,入党、参军、升学毫无例外地都受到影响。于魏德富、魏景春那些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也长时间无人提起,只能贮藏于魏家后代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