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为“句践”正名  

2011-10-03 20:55:57|  分类: 吉祥满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古人“句践”正名

by朱学渊

“卧薪尝胆”是中国最著名的历史故事之一。它讲的是吴、越两国争 战,吴王阖庐负伤而死,临终前嘱咐儿子夫差“必毋忘越”。夫差继 位后努力练兵,越王句践闻讯来攻,被吴军一举击败,仅余五千士卒 困守会稽。句践依了范蠡的计策,先以“卑辞厚礼”贿赂了吴国太宰, 缓解危局,继而发愤图强,不忘兵败之耻,“置胆而坐,坐卧即仰胆, 饮食亦尝胆也”,若干年后发兵灭吴。 吴、越两国地处江南水乡,而“阖庐”、“夫差”、“句践”却又很 像《史记·匈奴列传》说的“有名不讳,而无姓字”的戎狄人名。因 此,我们还须追究吴、越两国王族的由来。 《周本纪》记载说:“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 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 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 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说来,周文王就是“昌”,吴国的 始祖“太伯”,就是文王的“大伯父”。司马迁将“吴太伯”的出走, 美言成“谦让”,其实他是居长而失意,于是带领一部分族众远徙江 南落户。 越国王族也是来自中原,不过是在更早的夏朝。《越王句践世家》说: “越王句践,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于会稽,以 奉守禹之祀。文身断发,披草莱而邑焉。后二十余世,至于允常之时, 与吴王阖庐战而相怨伐。允常卒,子句践立,是为越王。”我们无法 查实夏朝是否曾经将族人分封到浙江地方,但夏部落的后人在会稽建 立了一个“越国”,也一定是事实。 吴、越两国分别与周、夏部落有关,而我们从许多方面注意到夏、商、 周、秦都是与戎狄有关的部落。因此吴、越两国的国君有着与北方民 族相似的人名,乃至许多吴、越地名也与北方民族族名有关,就都不 奇怪了。《史记·正义》说“太伯居梅里,在常州无锡县东南六十里”, 今天江苏无锡的梅里地方还有周族宗庙。事实上,地名“无锡”和“梅 里”都是北方民族族名,“无锡”就是“纥奚”,“梅里”就是“篾 里乞”。下面我们还将看到越国“诸暨”、“句章”等地名,也都是 与北方民族的族名有关的。 “句践”这个人名很引人注意,它很早就被训作“勾践”(gou-jian) 了;如果把它读成“句践”(ju-jian),是会被人当成笑柄的。乃 至,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为了免讹,在新编的《辞海》里干脆只留下 了“勾践”的词条,而把“句践”取销了。然而,好学问的顾颉刚先 生校点的《史记》,是不采用这种说法的,但顾先生也没有说明它的 读音。 “句践”不是偶见的人名,《史记·刺客列传》提到过一个“鲁句践” 的人,说“荆轲游于邯郸,鲁句践与荆轲博,争道,鲁句践怒而叱之, 荆轲嘿而逃去,遂不复会”。《孟子?卷七?尽心上》说到过一个“宋 句践”的人,孟子曾教育他说“子好乎?吾语子。人知之,亦叫嚣嚣; 人不知,亦嚣嚣”。《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还记载了名叫“句井疆” 的学生。鲁句践、宋句践、句井疆等,都是以“句践”或“句井”为 名的中原人士。 中原民族与北方民族打了几千年的交道,关于“戎狄”民族的人名、 族名、社会、组织、风俗、习惯等,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知识。我们注 意到不少古代中原人名是戎狄部落名,明显者如:“虞舜”即“乌孙”, “墨翟”即“勿吉”,“孟柯”即“蒙古”,“荆轲”即“准葛尔” 等。中原古代居民以现在看来是北方民族的“族名”为人名的现象, 说明它们本来是同源的。然而,语音的问题却困扰了为“句践”溯源 的研究。 首先,“句”是汉字系统中的一个重要音符,由它构生的“拘”“驹” 等读ju,“够”“狗”等读gou。而“勾”字又是“钩”的简写,也 是“句”的变字。因此,“句践”究竟是读“句践”,还是读“勾践”? 是很自然的问题。然而,自古人名、地名中的“句”字,都被勘为“勾” 音。惟汉代设立的江苏县名“句容”,因今世仍读ju-rong而无法改 为“勾容”外;连该县境内“茅山”的失传古名“句曲山”,也还是 被训作“勾曲山”了。 其次,传统学术轻视戎狄民族的历史和语言,象《蒙古秘史》或《满 洲八旗氏族通谱》这样重要历史、语言文献,在许多学者看来,都是 不屑一读的。象女真民族自称“朱里真”(ju-ri-jin),《蒙古秘 史》记“女直”作“主儿扯”(拟音chu-r-chi或ju-r-ji)等重要 语音现象,连许多历史学者都是不甚了解的。因此,中原历史和语言 的研究,就失去了一面重要的镜子。 认识族名“女真”和“女直”的正确读音,许多疑难就迎刃而解。如, 匈奴冒顿单于说自己“生于沮泽之中”,这个“沮泽”就是“主扯” 或“女直”,因此可以判定匈奴的单于家族,是具有通古斯民族血缘 的。而陕西地名“周至”(原用僻字“盩厔”),浙江地名“诸暨”, 山东地名“诸城”,乃至西域地名“龟兹”,就都是由“女直”或“女 真”转写而成的了。 如果再“拨乱反正”,将“句”字照实读成ju的话,越王“句践” 和越地“句章”都是“女真”,“句曲山”是“女直山”,乃至孔子 学生“句井疆”是“女真疆”,就都一目了然了。 “女真”和“女直”变生出来的人名、地名,也不乏于上古传说中, 如《五帝本纪》说:“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 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 氏女,生挚。”此中“蟜极”(拟音ju-ji)和“娵訾”(拟音chu-ji) 都是“女直”。认识传说人名、姓氏与真实族名的关系,有助于认识 这些传说的可靠性。 事实上,女真民族也有以族名“女真”为名的人,清代《八旗满洲氏 族通谱?卷二十七》记有“皎鉴,阿库里地方人。其元孙高思原任护 军校,四世孙福得保现任骁骑校,由正白旗改隶”,这个十七世纪满 洲人名“皎鉴”,显然就是春秋时代中原人名“句践”的谐音。 《战国策?卷二?西周》有“樗里疾以车百乘入周”的故事。“樗里 疾”,《史记》作“[木虖]里疾”,是秦惠文君的庶母兄,兼长外交、 军事,是战国时期重要的政治人物。“[木虖]”是“樗”是异写字, 《说文》训“[木虖]”为“丑居切”,《辞海》则将“樗”定如“初”, 因此人名“樗里疾”就是“初里疾”(chu-ri-chi),也就是“主儿 扯”(chu-r-chi)的谐音。 这个故事说:“秦令樗里疾以车百乘入周,周君迎之以卒,甚敬。楚 王怒,让周,以其重秦客。游腾谓楚王曰:‘昔智伯欲伐厹由,遗之 大钟,载以广车,因随入以兵,厹由卒亡,无备故也。桓公伐蔡也, 号言伐楚,其实袭蔡。今秦者,虎狼之国也,兼有吞周之意;使樗里 疾以车百乘入周,周君惧哑剧,以蔡、厹由戒之,故使长兵在前,强 弩在后,名曰卫疾,而实囚之也。周君岂能无爱国哉?恐一日之亡国, 而忧大王。’楚王乃悦。” 译成白话是说:战国后期,西周王室已经非常衰落。秦国派樗里疾率 百乘马车去访周庭,周君派士卒出城相迎,楚王知道后大为震怒。周 臣游腾安慰楚王说:樗里疾来意不善,周君非常害怕,欢迎仪式上持 长矛的士兵走在前面,持强弓的士兵走在后面,实际上是围住樗里疾。 周君难道会不爱自己的国家吗?他惟恐一旦亡国,还对楚国不利,这 也是为了大王担忧啊!楚王听了这番话才高兴了起来。 秦部落祖地在甘肃天水北张家川地方,这一带汉置“月支道”,因此 秦部落是与游牧的“月支”民族有关的。陈梦家说“秦”是“鸟图腾” 部落,顾颉刚则以为“商”是“鸟夷”部落,其实两者都与通古斯民 族有血缘关联。再说,秦始皇的名字“赢政”与清雍正帝的名字“胤 禛”,同为女真人名“按春”或蒙古人名“按陈”,是由女真语“按 出”(意“金的”)一字派生而来。秦人“樗里疾”以族名“主儿扯”, 即通古斯族名“女直”为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十三世纪时,成吉思汗部下也有以“主儿扯”为名的人,《元史》记 有“布智儿,蒙古脱脱里台氏,父纽儿杰”,这个“纽儿杰”即是“主 儿扯”。中国古籍中的“丑”、“忸”、“纽”、“扭”大凡读chu 音,如《魏书?西域传》的“忸密国”,即是“处密国”;《魏书? 官氏志》之“勿忸于”,即是“勿丑于”或“勿吉于”(与匈牙利国 姓Magyars同音);而现代汉语里的“扭送”,人们还是喜欢将它读 作“楸送”的。故尔,人名“纽儿杰”就是“丑儿杰”,也就是族名 “主儿扯”了。 到了汉代,中原人名的戎狄族名特征还若隐若现。例如,《前汉书》 人名“枚乘”、“万章”、“[朱]买臣”,都是族名“靺羯”或“勿 吉”(音mo-dji)的转音;而“郦食其”、“赵食其”、“叔孙通”、 “息夫躬”、“主父偃”等,也都有与北方民族人名、族名的可比线 索。尽管,那时中原汉语早已形成,汉族姓氏也趋于稳定;但人们仍 有保持“以族名为人名”的习俗的倾向,《前汉书》人名“朱建”、 “周昌”是迎合了“句践”;而“朱家”、“赵子”则是附会了“女 直”。 随着中原人名“语义化”程度的增加,许多实为戎狄族名的古代人名, 如“无忌”、“无怠”、“弃疾”等,都转化成附庸风雅的文仕的“字” 或“号”。东汉又有不少人以“巨卿”为字,《后汉书》记有“申屠 刚字巨卿,扶风茂陵人也”,“范式字巨卿,山阳金乡人也”,“孔 恂字巨卿,新淦人”,“盖延字巨卿,渔阳要阳人也”等。有人以为 “巨卿”寓有“名公巨卿”的意思;其实,“巨卿”只不过是“句践” 的变写而已,这些人都是以族名“女真”为号的。 古今汉语的语音可能有一些变化,再兼传统学术“承师训”和“承古 训”的陋习,就更使人不敢否定“句践”读“勾践”的说法了。事实 上,一旦识得中原古族与北方诸族“以族名为人名”的共同规律,北 方民族的族名就可以成为训读中原古代人名,乃至勘定“汉语上古音” 的判据。从“句践”就是“女真”的分析,就可以确认上古的“句” 字与现代“句”字的读音是一样的,有人夸大古今汉语的语音变化是 没有根据的。而一旦解放了思想,中国历史、语言、人类的许多问题, 就都有望解决了。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