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大学的学习方式——挖坑  

2011-03-13 13:42:47|  分类: 当头棒喝Skill i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晋阳之甲《大学的学习方式——挖坑》

 

  大学的阶段很重要,是人的价值观和专业方向的定型时期,不可荒废掉。大学本来是学习的地方,但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学生在这里往往不能正常地学习,不少学生最终被毁掉了。具体的分析,可参看笔者此前发表的《“毁人不倦”的学校》。

  要想不被毁掉,就得有正确的学习方法。由于多种原因,现在的学生要上的课太多,自主学习的空间被压缩得很小,这是没有办法扭转的事情。因此,要想成气候,就得勇于放弃对大多数课程的精力投入,抱定对这些课程的“六十分万岁”的主意,不要想成为全才、通才,将有限的精力集中使用,主攻自己有兴趣的少数科目,先使自己成为一个专才。

  在大学教育方面,历来有培养“专才”和培养“通才”的争论,有“先博后专”和“先专后博”的争论。笔者的观点是追求做“专才”,不追求做“通才”。《庄子·养生主》:“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意思是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类的知识是无限的,以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知识,是很愚蠢的行为。”人们说现在是信息社会,知识大爆炸了。其实知识是人类共同创造的财富,体量巨大,早就爆炸了,几千年前就不是个人能够全“通”的了。如果追求做“通才”,那就“殆矣”。任何个人能够掌握的知识,都只能是人类知识的一个很小的部分。追求全面发展,只能是成为“鼫鼠”之才:能飞不能上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五技而穷。

  在建立这样的认识之后,就得先理清自己的兴趣目标,兴趣是学习的动力嘛。在明确了感兴趣的学习科目后,就要把可自主支配的时间和精力全都投入到这些科目的学习中来,要提倡巧妙地“争取”,把不可自主支配的时间和精力转化为可自主支配的时间和精力。经商的人不能逃税,只是千方百计地“避税”;学生不能公开逃课,就想办法“避课”吧。在有兴趣的科目中选好一个点,从这个点上切入,逐渐拓宽,逐渐加深,把知识的蛋糕一步步做大。

  我把这种学习方式叫做“挖坑”。花时间挖了个小坑,这个小坑已经是个有用的东西了,它可以作个萝卜窖。继续挖这个坑,见水了,就成了水井,比萝卜窖更有用了。再把这个坑挖深挖大,就成了个水池,不仅可取水,还能养鱼。继续扩展这个坑,就成了个小湖,直至大湖,其用途会越来越多。总之是要将一个坑不断往大挖,而反对今天在东山上挖个小坑,明天在西山上挖个小坑,坑挖了很多,却都很小,只能作萝卜窖。这就是专才的“一技之长”和通才的“五技而穷”的区别。

  把小坑挖成大坑,是我上大学时学习的主要方式,乐此不疲,很有成就感,下面谈谈我的经历,供同学观摩。

  我考上了大学,就和高中时的班主任杨述祖老师说:“你在山西大学中文系工作过,我要去那里上学了,你给我介绍个可以依靠的老师吧。”他让我找叶晨辉老师。

  到校后不久,我拜见了叶老师,希望他指导我的学习。他问我:“你喜欢那些科目?”我说:“倾向于学古代的。”他说:“那你就先练标点。”当时我们有先秦文学课,讲《诗经·豳风·七月》,我从图书馆借了《十三经注疏》,开始拿稿纸抄写《七月》的孔疏,顺便加上标点。抄了一大摞,拿给叶老师看,他给我指出了许多错误。我继续抄《诗经》的孔疏,隔一阵就拿一些给叶老师看。到后来,他说标点已经没有错误了,不必再抄书了,可以找一个作家开始研究。李白和杜甫的集子,清朝人都注解过,白居易的诗文太多,没有人注解,适宜作长线的研究,有用武之地。我听了他的建议,就以白居易为课题,挖起坑来了。

  先是找书看,凡是图书馆关于白居易的书,都借来浏览,觉得重要的材料,就摘抄到卡片上,对白居易越来越熟悉了。有人开玩笑说:“白居易会不会是你的祖先啊?”我说:“没准就是。白居易自称太原人,他的祖先有北齐五兵尚书白胜,而史载白胜是并州阳邑人,阳邑就是现在的太谷。”

  每天吃过晚饭,都到图书馆二楼的文科参考室去占个座位看书。当时陈舜礼先生总在那里值班,他从我的索书单上看出了门道,知道凡是关于白居易的书我都要,竟然主动帮我找起来,往往能事先就给我准备好一摞,连俞樾《春在堂全集》中提到白居易的有关分册、《古今图书集成》中提到白居易的有关分册,都找出来送到我面前。论其敬业精神,论其专业功力,都把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课上讲白居易的《长恨歌》,提到其主题思想,列举了“爱情”说、“讽刺”说、“爱情、讽刺”二重说等,这事引起了我的兴趣,决定一探究竟。首先是通过查各种目录索引,将图书馆所有报刊上今人关于《长恨歌》的文章一一借出来阅读,然后查了陈友琴《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白居易卷》中古人关于《长恨歌》的评论,阅读分析了李、杨本事的始末,详细了解了白居易创作《长恨歌》的过程,考察了白居易的文学创作思想、妇女观,解析了《长恨歌》全诗被人误解的文句含意,足足折腾了两个多月,最终理清了《长恨歌》解读中的所有问题,写出了长篇论文《长恨歌〉主题思想述评》,从“《长恨歌》本事简介、《长恨歌》创作的经过、封建文人对《长恨歌》的评论、解放以来对《长恨歌》的评论、白居易对李、杨的态度、白居易怎样看待《长恨歌》、《长恨歌》分析中的几个问题、结语”八个方面论述了自己的见解,证实了《长恨歌》的主题是“讽刺”,驳斥了其它的不同观点。原文很长,后来在《山西大学学报》发表,删了不少内容。

  阅读陈寅恪先生的《元白诗笺证稿》,见他将《新乐府·司天台》一诗的讽刺对象指为杜佑,感觉到味道有点不对。杜佑其人,形象还算正面,怎么会因为不肯致仕而被责以“陵替”呢?《司天台》诗借汉讽唐,其中说到:“北辰微暗少光色,四星煌煌如火赤。耀芒动角射三台,上台半灭中台坼。”为了读懂这几句话,我不停地查《辞源》,阅读《汉书·天文志》、《晋书·天文志》,搞清了这几句话的语义指向是“女祸”。为此,我阅读《汉书》,详细地弄清了西汉“元成间”女祸的情况,阅读《新唐》,详细地弄清了有唐一代的女祸情况,阅读白居易的集子,从中找出了关于“四星”、“三台”等词汇解释的佐证,从而写出了《关于〈司天台〉诗的笺证问题》一文,将这首诗的讽刺对象确定为唐代的“女祸”,纠正了陈寅恪先生的“讽刺杜佑”说。通过撰写这篇论文,我系统地接触了古代的天文知识,具体地接触了汉、唐两代的历史,频繁地使用各种工具书,查阅各种各样的有关书籍,从生到熟,获得了很强的动手能力,俨然是个能熟练处理相关问题的行家了。

  从学习和研究白居易的作品入门,所读的书越来越多,有意或无意间发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每有发现,就全力以赴地考索一番,最终大问题写成篇文章,小问题写成篇札记。像《汉〈公莫舞〉歌词试断》、《汉铎舞〈圣人制礼乐篇〉试断》等文章,都是那时写出来的,前者充作了毕业论文。有的文章在后来以自己的名义发表了,有的送给别人了。那时积累的许多学术札记,到现在也还没有整理归档,其实都是教学校勘、训诂、标点等知识的有用材料。

  临毕业时,戚桂宴先生为了我能留在学校工作,拿着我的一堆论文找了姚奠中先生,对姚先生说:“你看看,咱们系现在的副教授能不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姚先生了解我,也看过我的文章,给过我很多指导,便在戚老师写的推荐信上署了名。

  现在的很多学生,稀里糊涂地跟着课走,没有感兴趣的科目,没有自主研究的习惯。上了四年大学,往往连一篇专业学术论文也没有读过,到头来连毕业论文的选题也没有。写论文时东拼西凑,从网上乱抄,把别人文章中的“详见拙著……”都原封不动地搬来了,真是惨不忍睹。评阅老师看着这样的“论文”,只能是装一肚子气。到答辩时,学生自然免不了要受气。希望大家听我的建议,一进校就琢磨好目标,开始挥锹挖坑,至少独立地写出一篇好文章来,免得毕业时尴尬。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