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蒙古歌曲汉译中存在的问题  

2010-02-28 13:59:34|  分类: 语文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蒙古歌曲汉译中存在的问题

                                                                                                ——选自《蒙古语文杂志》
 

 

 

     近年来,随着草原文化的勃兴,一张张散发着蒙古高原芳香的歌碟纷纷面世,让国内外音乐爱好者领略了游牧民族特有的艺术魅力。但在蒙古歌曲(包括民歌、创作歌曲)汉译中存在不少问题。

    试举一例,如笔者崇敬的德德玛老师译唱的民歌《天上的风》(tengrin sailhen):“天上没有不落的云霞,地上没有不朽的年华;岁月不会地久天长,我们要珍惜美好的时光;星光使夜空灿烂辉煌,智慧染绿了生命的荒凉。让我们的希望展翅飞翔,我们用双手拥抱理想。”(见CD“百年牧歌”《大草原》中国学苑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德老师对原歌词做了多处修改,以使原为悲怆消极的歌曲变得激昂向上。但笔者认为民歌之所以能够传唱千百年,自有她特殊的生命力。经查有关资料,这首《天上的风》(似应直译为“天风”)产生于元代末期,元顺帝妥欢帖木耳在红巾军攻打元大都(今北京)时,仓惶弃城北逃大漠,行至应昌路(今赤峰阿鲁科尔沁旗一带)帝有恙,不得不休整疗疾。眼看着先祖成吉思汗、忽必烈打下的江山毁在自己手里,帝难免悲愤交加,就与幕僚彻夜借酒浇愁,一道哼唱出这首《蒙古哀歌》。直译应为:“天风飘忽不定,生年不能永垂;永恒之圣泉,又有谁曾啜饮?借此时光,尽情地享受吧,弟兄们!”颇似曹操《短歌行》里的名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笔者认为,翻译首先应尊重原作的风格,以“信”为主,方可考虑“达、雅”。尤其是对有一定历史传承的民歌,万不可随意填词改动。“美好、辉煌、智慧、希望、理想”等毫不含蓄的抽象词汇听来索然寡味。歌曲原本凄怆、感伤、悲哀、幽冤的旋律很难翻唱出明快、奋进的音调。近些年在一些城市蒙古人的葬礼上,它还被选择为“葬礼曲”。不过有趣的是它还在后世逐渐演变为一首“宴歌”,在酒席上常常有人引吭高歌。这说明在蒙古人传统习俗和原始哲学思维里,对生死看得十分淡然,对他们来说死亡不过是一场轮回而已。

    笔者又想到那首著名的东蒙民歌《牧歌》,它曾被马思聪改编为小提琴曲,风靡海内外。但歌词又是改编的。如“蓝蓝的天空飘着那白云;白云的下面盖着洁白的羊群;羊群好像斑斑的白银,撒在草原上,多么爱煞人。”幼时笔者就觉得这首赞美草原美好风光的歌曲何以旋律、音调如此沉郁、悲凄。直到去年内蒙古电视台“蔚蓝的故乡”栏目揭秘,才知道这是一首广泛流传于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民歌,原名为“寒冷的牧牛地”(wuherhuitun)。吟唱的是两位相爱的青年男女山岭阻隔,难以相见,并在一场草原荒火中双双殒命的悲惨故事。

    笔者并不是完全反对对民歌的改编和再创造,这方面也不缺乏成功的范例。如胡松华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里演唱的“赞歌”的音乐旋律就是取材于两首蒙古民歌。玛拉沁夫、美丽其格的《草原晨曲》主旋律也取自内蒙民歌,如今已成为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笔者反感的是对原生态文化遗产的轻率改动以及对其风格的背逆。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