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母语(蒙古语)情  

2010-11-12 13:44:55|  分类: 蓝色蒙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消音的风铃《母语(蒙古语)情》

 

引用

消音的风铃母语(蒙古语)情

母语(蒙古语)情 - 消音的风铃 - 消音的风铃 自呱呱落地、依依呀呀发音、进入校门学文字,听到的、说起的、写起的都是蒙古语。在16年的学生生涯中13年接触的都是蒙古语。作为少数民族有自身语言和文字的蒙古族身感自豪,生活在85%蒙古族聚集的旗县幸运尤佳。作为蒙古乞颜部的后代,成吉思汗的孩子,应该会说出流利的、有韵味的蒙古语,但心未所愿。遗憾!

 前几天我旗成立了内蒙古日报社(蒙文版)记者站,作为通讯员参加了此会!会议的主持、讲话都用了蒙古语,这是自参加工作以来参加会议当中首次用了我们自己的母语——蒙古语召开的会议。听到久违的主持人及邀请到的贵宾(当然都是蒙古族领导,区、盟的)讲的蒙古语(文言语多些)和代表们的发言那么婉转,那么回肠,那么自信和骄傲,同样蒙古血统的我听着都入神了,那丰富的情感、华丽的词语目前的我是很难想象出很难写得出,真是身感愧疚,作为蒙古族的我因受地域、历史等客观原因和自身的原因,只能很流利的写出蒙古文字,而说是总觉得语言不够丰富,常常会混杂一些汉语。听着那些人的发言我的心中有一股沸腾的感觉,说起蒙古语的韵味、节奏、气息就像在唱一首动听的草原歌曲一样,那么动听、那么悦耳。

 语言是一个底座,说一种语言的人属于一个民族,语言不会脱离文化传统而存在,不会脱离那种世代相传地决定着我们生活面貌的风俗信仰。当今世界,许多民族的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始终没有改变,就是语言支撑的结果。从古说到今,蒙古语无疑已是博大精深的山岳之一,成书于十三世纪中叶的《蒙古秘史》,可以管窥一斑,其中就有很多七百多年前的蒙古语,其语言丰富多彩,对战争、射猎、爱情等的描写,绘声绘影、脍炙人口,堪与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印度的《梨俱吠陀》相媲美。由于圣祖成吉思汗,至今世界上六十多个国家的学者还在研究蒙古语,无数国家的语言文字留下了蒙古语的痕迹。曾经与它一起称雄于世的其它古代语言大多已经风化,惟有它历久不衰,伴随着马背上的民族,轰轰烈烈的走到今天。就是这种声音,就是这种语言,就是这种腔调,从蒙古高原走来,从成吉思汗的嘴里说出来,从马可波罗那里传到欧洲,从腾格尔的歌曲中唱给世界,几千年改朝换代未曾改掉它,堆积到二十一世纪,把辉煌的牧业文明传承,还不够伟大么? 

    但是,今天说蒙古语的又有多少人呢?以我的故乡科右中旗为例,全旗25万人口中蒙古族占23万左右,但是全旗的大小会议、工作交流甚至每年举办的“那达慕”、“祭敖包”等活动都用汉语或用两种(蒙、汉)语言去表达,传达会议内容。民族教育方面,旗内只有三所重点民族学校(小、初、高各一所),只是农村学校大多数都与蒙语授课。再说现在的蒙古孩子,很少说蒙古语,似乎对母语有了情感阻隔。这种痛苦在蒙古族家庭早就有过,三世同堂,第一代讲的是蒙古语;第二代既讲蒙古语,也讲汉语;第三代却只懂汉语。因此,两代间的沟通需要翻译,而每一次翻译都是语义和情感上的重大剥离。

 这些年从蒙语文化圈出逃的人数之多,可能已达到了历史之最。青年知识分子中,很少有精通蒙古语的,这实在民族教育的悲哀,一点也不容乐观。从趋势上看,如果不及时扭转这种局面,逃出蒙古语文化圈的人还会多起来。几乎所有城市里的蒙古族家庭,关注的都是孩子的汉语或者外语成绩,至于会不会说母语反而没人理会,甚至有人从来没有考虑过。即使在农村牧区,家长为了孩子的前途考虑,不得不把孩子送到汉语授课的学校的,也不在少数。无数蒙古族家庭经历着这样的文化悲剧,并非轻易能够避开的。恨恨的骂几句“数典忘祖”,完全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就拿个人的现实利害来说,孩子们学好汉语,中学毕业后可以报考全国各地的名牌大学,即使考不上大学也能顺利的找到工作,进入大多数公司企业。而学蒙古语呢,报仅有的几所高校,还要限制专业,毕业后只能到偏僻落后地区。可怜天下父母心,人生的竞争是那么激烈,他们怎么忍心让孩子花费十几年去啃已不太“有用”的语言呢?是的,谁都知道母语维系着民族文化的精魂,维系着几千年的文明,每个民族的文化和语言,都是母子连心,而人为的把孩子剥离母亲的怀抱,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悲剧。是,谁也不能草率的判断父母对错与否,因为这中间有爱,更多的则是赫然横着一个无可奈何。  

 在冷落母语过程中,我所关注的理论问题是,一个民族从学习外语到不讲母语需要经历多大的心理转换,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再进一步,从不讲母语到遗忘家族姓氏又需要经历多大的心理转换,还需要多长时间?当然,更迫切的问题是,这一切是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能在多大程度上推动社会的进步。然而,我看到了大量不争的事实证明:语言的转换很容易导致斩断根脉,脱离民族传统文化基础只能构筑空中楼阁。如果说现代有些民族陷入困境的话,那恰恰是因为他们丢掉了自己的伟大传统和主体地位而生搬硬套其他民族的生存模式所致。而以往,在我们这样一个民族大家庭里,几乎全国通用一套反映汉民族文化的教材,民族地区只不过是用民族文字翻译而已,这就无法使学生看到中华民族多元一体,中华文明多元汇注的事实。各民族学生文化传统、风俗习惯不同,身心发展、活动范围和生存方式也不同,这就很难适应民族地区的教育发展,更谈不上科教兴国了。

   擅长网游中不经意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位蒙古血统汉子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写到:“想起祖先的时候,我总会想到蒙古奶茶馆,在圣祖成吉思汗的画像下,喝奶茶,听腾格尔的歌。不知为什么,我一听腾格尔的歌就想喝酒,喝那种辛辣的白酒。每次仰面喝下一杯烈酒,蹙着眉眼散发满口辣气时,酒便高举着火把从喉咙飞抵丹田,整个肺腑都是热的,温暖感像遍身草原上灿烂的阳光”,我认为这就是腾格尔用母语文化提炼的歌声!按理说,我这个农村长大的蒙族人并不熟悉牧区的事情,但血统像一条河流,遇到蒙古民歌——最广泛有力的生存与文化气息,就会送我们返回圣祖成吉思汗的栖息地——蓝色的蒙古高原!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