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部,汉字是你家的摇钱树?  

2009-09-26 13:08:53|  分类: 语文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晋阳之甲教育部,汉字是你家的摇钱树?

 

 

  【案情回放

  八月十二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通用规范汉字表》,向社会征集意见。字表中要对四十四个汉字的写法作出调整,例如“琴”字左上角“王”字最后一笔由横变为提,“唇”字的厂字头由半包围结构调整成上下结构,“亲”、“杂”、“杀”等字底下的竖钩改为竖,最后一笔由点改成捺等。

  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说:“字表正式立项研制始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先后召开学术会、审议会、征求意见会等大型会议八十余次,参与讨论的海内外专家学者三千多人次,前后修改九十余稿。”

  《字表》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曹先擢教授说:“这次制定的《字表》是一个新的标准,之前《简化字总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新旧字形对照表》是简化字用字遵循的主要标准。这次《字表》是把前面的规范做一个综合,因此具有继往开来的意义。”

  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郝平说:“《通用规范汉字表》是体现国家文字政策的重大规范,是推动文化、教育、科技、经济和国家信息化事业发展的一项基础工程。它的研制和发布实施,将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又一次重大的汉字规范工作,是新时期语言文字规范化、标准化建设的重要成果,意义十分重大,影响广泛而深远。研制和发布《通用规范汉字表》,是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重要措施,是满足语言生活变化的内在要求和信息化发展的迫切需求,体现了国家语委对语言文字工作的时代思考。

  媒体报道,据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有关负责人透露,在九天中,人们已对《通用规范汉字表》提出了近一千五百条建议和意见,其中百分之六十七赞成,认为字形调整是必然的,反对的只有百分之六。

  新浪网就“你是否支持调整四十四个汉字写法”进行调查,截至八月三十一日中午,结果显示,反对者占百分之九十一点二,支持者占四点六,表示“无所谓”者四点二。

  李宇明说:“我表一个态,我们是国家公务员,职责就是为人民服务。人民不满意的事情,我们不会做。我们也没有权力去做人民不满意的事情。”

  曹先擢说:“我个人的意见是四十四个汉字的微调宜取消,当然这要经过充分讨论,最后报领导部门审批。”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姚喜双说:“说百分之六十七的公众支持四十四个字的微调,是误传误报。”

 

  要调整四十四个汉字写法的动议一出,立刻舆情大哗,板砖满天飞,收拢起来够修万里长城了。有人说:“专家改的不是汉字,是寂寞。”有人说:“三千海内外专家历时八年研制出来四十个错字。”有人推测说:“这个项目在启动之初,负责官员根本没把它当回事,只是想着怎么把这笔巨款‘合理合法’地花掉。于是乎,在广大纳税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前提下,不知从何处找来三千领取经费的‘专家’,在项目规定期限到来之时胡乱抛出了一个其实什么也没干的伟大成果”,这是“中国官场最常见的一种潜规则:许多人巧立名目,通过‘立项’诓骗国家经费”,甚至说:“建议纪检和司法部门介入调查教育部这个项目的执行情况,看看是否存在渎职和贪污行为。重点应当调查三千专家的聘用过程和项目经费的使用情况。最后给广大纳税人一个合理的交代和解释,让大家看看这笔专项经费是怎么被浪费掉的”云云。

  先是高调推出,最后摄于一场板砖雨的风暴,于是主任专家先把自己撇清了,责任官员决定不做“人民不满意的事情”了,自己人说出来的“百分之六十七”又由自己人出面“澄清”是“误传误报”了。

  眼下中国正在建设“经济社会”,笔者一直也不知道这所谓的“经济社会”的概念该如何理解,大概就是要将社会“经济化”吧?说白了就是人人都当捞钱的钱串子吧?就捞钱的手段而言,网友所说的“中国官场最常见的一种潜规则:许多人巧立名目,通过‘立项’诓骗国家经费”的事实是存在的,中国的各级衙门和各级官员都精于此道,都会利用自己的行政权力和资源来敛钱。中国社会遍地是钱,就看你能不能想出捞钱的好点子,最好的点子就是先把它“立项”,诓骗出一笔不扉的经费花掉,还能让它的“研究成果”被推广,以求其“可持续发展”,变成一棵永恒的摇钱树。陕西的“周老虎”,工信部的“绿坝”,四川的地震遗址博物馆,走的都是这样的路子。

  教育是个大口子,面对的人很多,因而捞钱的点子也就容易奏效。比较成功的设计就是外语考试关卡的设立。在过去,大学生人人得过四级外语考试,过不了不能毕业。专业技术领域人人得过几次外语等级考试,过不了不能晋级。考试就得交钱,交上来的钱是个天文数字,应付完考务,其余额就是“油水”。尽管外语关卡害惨了中国的教育,但利益攸关方却根本不愿意正视其滔天的罪恶。各地都有“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也搞了个普通话等级考试,考试也得交钱,所以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也就有了一股源源不断的活水。

  在语言文字领域,业内人士都知道一个红词叫“规范”,有不少人就是靠吃“规范”饭肥起来的。先是利用权力打制定“规范”的主意,从而频频立项,捞取大笔的项目经费。其次就是推广其“规范”,频频编写冠以“规范”二字的字典辞书,捞取大笔的版税。真可谓“规范唱响,黄金万两”。这回推出的《通用规范汉字表》,玩的又是个“规范”,这个“规范”不可小觑,诚如国家语委主任郝平所言:“是推动文化、教育、科技、经济和国家信息化事业发展的一项基础工程”,“意义十分重大,影响广泛而深远”。这个字表是三千专家参预而历时八年的研究成果,立项单位和参研人员自然就有了知识产权,使用这个字表当然就得付费。因为“是体现国家文字政策的重大规范”,有关领域还必须使用这个字表,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别看这小小的字表,它可是天字第一号的,谁能测算出它将要衍生出来的经济利益有多大呢?

  由于有四十四个汉字被整形,以往的汉字字库软件统统作废了,因为它们是不“规范”的,是违反“国家文字政策”的,用它们工作,打不出这四十四个字来,不能制作印刷品。有一家公司将被指定生产符合字表“规范”的汉字字库软件,从而行销全世界。全世界的任何一件需要使用汉字的电子设备,如电脑、手机等,都得更新自己的汉字字库。全世界的有关生产商,都得购买新的汉字字库的使用权。老天爷爷呀,这可比“绿坝”霸道多了!干脆把新的汉字字库软件叫成“字霸”吧。新字表确实是个大摇钱树,能给利益攸关方带来滚滚财源,但它给社会带来的混乱,其戕害程度有多深,这就不是那些既得利益者和欲得利益者们愿意考虑的问题了。

  为了使小学生不受这四十四个字的旧字形影响,就得给他们使用新“规范”标准的学习用书,教材、字典、学习资料、课外读物,统统都得换新的。家里虽然有价值几万元的书籍,但都不“规范”,不能用了。

  社会上进入公众视线的文字作品,如广告、招牌、商品包装、证件等都得按照新“规范”予以更新,这得花多少钱?有人叫“李瑞琴”,她的身份证还能不能用?是不是每部电脑中还得再加装一个对于这四十四个汉字的模糊识别软件?

  使用检索程序对电子语料进行处理,被“规范”之前的文献还能不能被利用起来?就算通过模糊识别的手段将这些材料检索出来了,在利用这些材料时是不是还得将其中不“规范”的字一一改成“规范”的字?这样一来,人们是不是永远都得既认识新的“规范”字、还得认识原来不“规范”的那些对应的字?这样的“规范”工作,除了添乱以外,还能有什么积极的意义?

  专家对于改动这四十四个汉字写法的理由是要贯彻汉字内部的“系统性”规则,尽管其“规则”能讲得自圆其说,但语言文字的硬规则却是“约定俗成”,却是“积非成是”。《荀子·正名》:“名无固宜,约之以命。约定俗成谓之宜,异于约则谓之不宜。”不但语言中的“名”是如此,其实记录语言的“字”也是如此。这四十四个字的写法当初已经被“约定”了,并且也早就“俗成”了,现在硬要“异于约”,硬要违于俗,这就是“不宜”,这就是添乱折腾。汉字内部的“系统性”规则岂止这么一点?如果都要贯彻,要求改动的字形岂止这四十四个?

  当初废除了繁体字,推行简化字,造成了中国文化传承的大麻烦。直到今天,官方提供的汉字字库连《荀子》一书的用字要求都不能满足。如今又主张改四十四个字的写法,要给当今的文字信息处理添点小麻烦。中国的文字改革派们,一直都是麻烦的制造者。他们将汉字全关进了监狱,然后今天提出些“国标”,明天提出些“规范”,在押的汉字被今天“释放”几个,明天“释放”几个,永远不肯满足社会真正急迫的用字要求。为汉字使用提供方便的超越“国标”的大型字库,反而是民间机构的“非法”产品。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实际上是将已有的汉字字形当成了自己垄断管理的一种资源,用它来制造“政绩”,用它来设计“工作”,甚至有要将它搞成摇钱树的嫌疑。

  事实上,这种“挤牙膏”式的“释放”型管理根本没有必要。已有的汉字字形数万个,该用哪个的时候都躲不过。你给的“规范”字库里没有,打字员只好临时造字。社会用字的实际数量,远远超出了国家“规范”给的那八千三百个形体。如果严格按“规范”来,绝大部分的古书就都不用印刷了。特别偏僻的字形,你就是从监狱里“释放”进“规范”中来,一般人也不会用到。管理语言文字的人都是专家,却老是在费心地审定着汉字的“释放”名单,反而搞得自己要用的字在电脑上打不出来,不知他们是怎么想这个问题的。建国六十年的大庆要到来了,能不能对所有的汉字字形来个特赦?国民党的战犯们都早就全特赦了,难道偏僻点的汉字们比战犯们还罪大恶极?官僚和专家们与它们有杀父母的冤仇?是不是担心将汉字“释放”完了,自己就会没有了饭碗,甚至倒了摇钱树啊?

 

  在这次改字风波中,出来两个有趣的小故事,附记在这里:

  1、小学语文教师赵新以“杀”字为例谈到“字形调整”或许会影响到汉字教学。“以前告诉学生下部的竖钩像个矛,可以杀人,改成“木”后怎么说呢,木棍儿也可以杀人吗?”

  笔者按:赵新说“杀”的“下部的竖钩像个矛,可以杀人”,让人长见识。

  2、广东省教育厅、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召开《通用规范汉字表》公开征求意见座谈会,与会多数专家认为,“字表”的出台对“通用语言文字法”的宣传起了很好的作用。应借此机会向全社会倡导规范使用汉语言文字,把它提到“有法可依”的高度。汉字研究者李山川认为,对汉字笔画调整的批评不能感情用事,而要追根寻源。比如,将“杂”字改为“木”,“九”,“杂”字的意思就是多种树木相混合,故而引申出“掺杂”“交错”“不纯”等词义。

  笔者按:广东省的“多数专家”和教育部保持了一致,李山川对“杂”字的解释也算别出心裁,让人长见识。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