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滿文《聖除盡一切惡趣頂髻尊勝佛母平安陀羅尼經》譯註1  

2009-05-15 13:21:42|  分类: 正念实修Mind-tr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eodebume)        

滿文《一切髻尊佛母平安陀譯註

 

滿文《一切

佛母平安陀譯註

摘 要

佛教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二千多年來傳遍大半個亞洲,在

播的程中,留下了富的各不同文的佛典些文

不只是研究佛教之一大寶庫科的探也是具重大的

值。

滿文也是文中的一滿族出於信仰和政治的需要,入

前就用滿文翻佛典,入主中原後,於乾隆年更以皇家的力量

千卷的《清文全藏》,主要是文,十自藏文。

學術佛典的研究,或由於料的不易取得,少涉及滿文部

份,補這方面的不足,選擇象。本

《清文全藏》中,於密教的典籍,它是藏文迻譯,因此

本文作的方式,先對滿文原典作逐字逐句的翻,再和藏文本比

校勘,分同,及滿文佛名相之法,均於註釋詳為說

明,藉以彰顯滿文佛典的特色。

關鍵字:滿文 清文全藏

《法光學壇

22

Annotated Translation of the Manchu Enduringge eiten ehe

banjin be biretei geterembure giyolongnggo umesi etehe eme

gebungge toktobun tarni

Hu Chin-shan

Buddhism, one of the three major world religions, has been

spreading throughout Asia for more than two thousand years. Its

scriptures which have come down to us in many different

languages are very rich indeed and constitute not only a treasure

house for Buddhological research but provide also valuable

material for linguistic studies.

Manchu is one of the languages and scripts employed

Buddhists employed. Out of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necessity,

the Manchus used their own language to render Buddhist

scriptures even before they subjugated China, and after the

conquest, in the Ch’ien-lung era, the complete canon was under

imperial patronage translated and produced as wood block print

in several thousand fascicles. Most of these texts were

translated from the Chinese, less than twenty scriptures are

based on Tibetan originals.

Probably due to the difficulty of obtaining Manchu texts,

relatively little academic research on Manchu Buddhist texts

has been done. In order to ameliorate the situation somewhat,

the present writer decided to study the Enduringge eiten ehe

banjin be biretei geterembure giyolongnggo umesi etehe eme

滿文《一切髻尊佛母平安陀譯註

23

gebungge toktobun tarni. This scripture, a tantric sadhana

translated from the Tibetan, is found in the Manchu canon. The

present paper provides a word by word translation of the

Manchu version and a comparison with the Tibetan together

with a discussion of the differences and the translation of the

special Buddhist vocabulary in Manchu by way of detailed

footnotes in order to show the peculiarities of Manchu Buddhist

texts.

Key words: Manchu script, Manchu Buddhist canon

《法光學壇

24

佛教自西元前五世紀創始於印度後,即漸漸向外傳播,二千多年

來已遍布大半個亞洲,在傳播的過程中,法寶--佛經無疑是最重要的

媒介之一,它從印度的母語譯成各自的語文,或是由其他的語種再

輾轉迻譯,而留下許許多多不同語文的佛典,這些文獻不只是研究佛

教之一大寶庫,對各語文學科的探討也是極具重大的價

滿文亦屬於這些文獻之一,滿族於1599 年仿蒙文創制滿文,入主

中原後將其定為國書,名曰「清文」。滿族很早就接觸佛教,於滿文創

制不久,就用它來翻譯佛經,史載清太宗時的達海,曾師事藏傳佛教

僧人斡祿答兒罕囊素,並譯出大乘經一種。定鼎中原後,隨著對佛教

信仰的加深,也先後譯出了不少的滿文佛典,僅乾隆9 年編輯完成的

《秘殿珠林》,其卷24<供奉經典目>,就收了《無量壽智經》、

《心經》、《白傘蓋經》、《綠衣救度佛母經》等十餘種1,其後翻譯益多,

而集大成於數千卷之《清文全藏經》,《清文全藏經》翻譯於乾隆37

年(1722)完成於乾隆55 年,共收經典729 部,其中716 部譯自漢文,

13 部譯自藏文。

本經為密教典籍之一,容闡述滅罪生善,淨除業障,延命增壽,

破除惡趣,在印度、西域、我國的漢地與藏區以及日本,古來皆奉持

此陀羅尼,其靈驗事蹟亦流傳頗多。唐高宗時罽賓三藏法師佛陀波利

譯出《佛頂尊勝陀羅尼經》一卷,首先將修法傳入我國,其後不同的

異譯本及儀軌也陸續被翻譯,《大正藏》第十九冊就收了十三種2

其藏文譯本vphags pa ngan vgro thams cad yongs su sbyong ba gtsug tor

rnam par rgyal ba zhes bya bavi gzungs,則收在《藏文大藏經》<甘

珠爾>的「秘密部」(rgyud)中。而滿文本乃是根據藏文本而翻譯,

收在《清文全藏經》的第58 函,起頁上46 至下52,共14 頁,

31 行。本經的容分為三部份,一、經題,依次為梵、藏、滿三種經

題,在正文右邊邊欄有漢文經題略名「尊聖佛母經」五字;二、禮

1 國立故宮博物院,《秘殿珠林? 石渠寶笈》, 1971, 頁237-245

2 《大正藏》no.967-974A-F

滿文《一切髻尊佛母平安陀譯註

25

敬文「頂禮諸佛菩薩」;三、本文,至於跋文則缺譯3。在本文方面依

容又可分成三大段,首先敘本經之起,即三十三天中的甚堅固

天子某日於善法堂嬉遊時,忽聞空出一聲響,告彼將於七日命終,

死後先受七世畜牲道之苦,再墮地獄。甚堅固大為驚恐,迅至天帝釋

處求助,帝釋聞已,思維此事唯有世尊能解救,乃至佛所,細稟情

由,請佛教敕,佛乃為帝釋此頂髻尊勝佛母平安陀羅尼。次段佛先

為帝釋平安陀羅尼之咒文,持誦此咒之殊勝功德,並咐囑帝釋憶持

誦讀此咒,教人書寫、佩帶以留佈世間,接著閻羅王亦來至佛所,讚

歎此咒並立誓守護持咒之人, 最後四大天王請佛開示修持本咒之方

法,此段是本經主旨所在,是最重要的部分。末段為甚堅固天子因精

進修持本咒,一切惡難全皆消除,安住善趣長命多壽。

本經譯註之目的,在於探討滿文佛典的涵與譯法、名相之特色,

以裨補佛教文獻學稀有語文方面之研究。而譯註的方式,首先按

句意分成二十小段,相應的原文頁碼則用括號列示,作為對勘的藏文

本則採用《台北版西藏大藏經》no.594 的本子4段第一行為滿文的

拉丁字母轉寫,次各字字意,三全頌語譯,錯別字、漏字與藏文之對

勘等則加註明,所採用的轉寫法,滿文為德國學者保羅?喬治?穆

麟多夫(Paul George von Möllendorff1874-1901)的轉寫法,藏文則

採用《藏文拼音教材》書中的轉寫法5。譯註全文如下:

一、經題

( 上46enetkek6 gisun de, a7 rya sa rwa du rga ti ba ri ?o dha ni u Si ji Sa bi dza

3 不譯譯者姓名跋尾,則是遵奉乾隆上諭的指示, 乾隆三十七年正月十六日上諭:

「幹珠爾經之末尾篇頁,著不必書寫繙譯姓名。」見國立故宮博物院藏《乾隆

三十七年譯漢上諭》, 頁3

4 南天書局,《台北版藏文大藏經》, 1991, 第18 冊頁244-245

5 中央民族學院少數民族語言文學系藏語文教研室,《藏文拼音教材》附六< 藏

文與轉寫符號對照表> , 1983, 頁125

6 此字借自蒙文enedkeg

7 滿文佛經中, 梵文、藏文經題及咒語原則上皆用「滿文經咒新字」,但實際上用

《法光學壇

26

ya na ma dha ra vi.

梵 語 於: arya sarva durga tipari sodhani uSNiSavijaya nama

dharaNi8.

梵語: 聖除盡一切惡趣佛頂尊勝陀羅尼

tubet9 gisun de, baksba ngan jo tamjiyaina yongsu jiyongva dzukdur

nambar jiyalma saijiya vai dzung.

圖伯特 語 於: vphags pa ngan vgro thams cad yongs su sbyong ba gtsug tor rnam

par rgyal ba zhes bya bavi gzungs10.

藏語: 聖除盡一切惡趣佛頂尊勝陀羅尼

( 下46manju gisun de. enduringge eiten ehe banjin be biretei geterembure

滿語 於 聖 一切 惡趣 把 全 除淨的

giyolongnggo umesi etehe eme gebungge toktobun11 tarni.

頂髻的 尊勝的 母 名的 平安 陀羅尼

滿語: 聖除盡一切惡趣頂髻尊勝佛母平安陀羅尼

二、敬文

geren fucihi fusa sade hengkilembi.

眾 佛 菩薩 於等 叩頭

頂禮諸佛菩薩

的並不準確,有關「滿文經咒新字」請參看拙著< 第三輩章嘉呼圖克圖及其創制

的滿文經咒新字> ,《中國藏學》總第23 期, 1996, 頁105-131

8 arya( 聖)sarva( 一切)durgati( 惡趣)pari( 完全)sodhani( 淨除)uSNiSa( 佛

頂) vijaya( 尊勝) nama( 名為) dharaNi( 陀羅尼)

9 有些經題「圖伯特」作「唐古特」( tanggut), 均指西藏

10 vphags pa( 聖) ngan vgro( 惡趣) thams cad( 一切) yongs su( 完全) sbyong

ba( 淨除) gtsug tor ( 佛頂)rnam par rgyal ba( 尊勝) zhes bya bavi( 名為的)

gzungs( 陀羅尼)

11 梵藏漢之經題均無「平安」一詞, 史載章嘉國師翻譯《清文全藏經》時曾參考

《蒙文大藏經》的譯法,但蒙文經題亦無此字,乃滿文特加之修飾詞,見烏林西

拉,《蒙古文甘珠爾? 丹珠爾目》,2002, 頁1006

滿文《一切髻尊佛母平安陀譯註

27

三、本文

1tereci emu umesi akdun12 sere gebungge abkai enduri i jui gusin

爾時 一 甚堅固 名為 天的 神 的 子 三十

ilan abkai enduri sei dolo abkai enduri sei isara sain nomun i

三 天的 神 等的 中 天的 神 等的 集的 善 法 的

gurung13 de bifi, jergileci ojoraku abkai gurung deyen, jai abkai amba

宮 於 在 若匹敵 不可 天的 宮 殿 再 天的 大

yongkiyangga jirgacun, abkai sargan jui i amba feniyen i ?urdeme

齊全的 安逸 天的 女子 的 大 群 以 圍繞著

borhofi, eficeme urgunjendume sebjelembihebi

圍聚 共嬉戲著 共喜悅著 快樂了

爾時,三十三天中有一天子名甚堅固,在諸天會所善法宮,此宮無與

倫比,具足天眾大逸樂,天女群繞,共為嬉戲。

2tere abkai amba yongkiyangga jirgacun de jirgame bisire de, dobori

彼 天的 大 齊全的 安逸 於 享受著 有 於 夜

emu jilgan tucike be donjici henduhengge, a abkai enduri jui

一 聲 出了的 把 聞得 所的 阿 天的 神 子

umesi akdun nadan inenggi de bucembi, bucehe manggi dzambutib14 de

甚堅固 七 日 於 死亡 死了 之後 瞻部洲 於

nadan ergenggei bajin de banjifi, nadan ergenggei jobolon be alifi,

七 生靈的 生活 於 生後 七 生靈的 苦 把 承受後

geli ergengge na i gindana de tuhenambi, atanggi talo de niyalma

又 生靈 地獄 於 墜落 何時 偶然 於 人

ome banjicibe, tere erinde yadahun fusihun bime yasa toho15 ombi

12 譯藏文shin tu(甚) brtan pa( 堅固)

13 藏文本作「妙法堂天眾集會處」chos bzangs lhavi vdun sa

14 梵文jambudvipaH

《法光學壇

28

為著 雖生 彼 於時 貧賤 且 眼 瞎 為

seme donjiha.

云云 聽了

彼天子受用逸樂時,某夜聞得一聲曰:「阿!天子甚堅固,汝七日命終,

死已投生瞻部洲七世,受七生之苦,復墮地獄,後雖偶生為人,亦貧

賤眼盲。」

3tereci tere abkai enduri i jui tere jirgan be donj ire jakade, geleme

爾時 彼 天的 神 之 子 彼 聲 把 聽的 時候 恐懼著

olhome golofi ujui funiyehe sehehun ilifi ek?eme saksime abkai

驚嚇後 頭的 毛髮 直豎 立後 急忙倉卒著 天

toosengge hormosada16 i jakade genefi, abkai hormosda i bethei

主帝釋 的 跟前 去後 天帝釋 之 足的

fejile hengkilefi bekte bakda gisureme muteraku, damu ainara ainara

下 叩頭後 倉皇失措 話著 不能 僅只 將如何 將如何

seme ukdu gosiholome sureme abkai toosengge hormosda de alame

云云 哀傷 慟哭著 喊叫著 天主帝釋 於 告訴著

hendume, a abkai toosengge buleku?ereo, a abkai toosengge jaka17 bi

著 阿 天主 請明鑑 阿 天主剛才 我

abkai sargan jui i feniyen,abkai yongkiyangga( 上47jirgacun de urgunjeme

天女 之 群 齊全的 安逸 於 喜悅著

eficeme sabjeleme bisire de, uttu emu jirgan tucike be donjici,

嬉戲著 快樂著 有 於 如此 一 聲 出了的 把 聞得

a abkai enduri jui umesi akdun nadan inenggi de bucefi dzambutib de

15 dogo 之訛

16 toosengge 意為「具有權力者」,hormosda(天帝),藏文本lhavi dbang po( 天主)

brgya byin(帝釋)

17 jakan 之訛

滿文《一切髻尊佛母平安陀譯註

29

阿 天的 神 子 甚堅固 七 日 於 死後 瞻部洲 於

banjimbi,tubade nadan ergenggei bajin de jobolon be alifi,

生 於彼處 七 生靈的 生活 於 苦 把 承受後

na i gindana i ergengge de banjimbi, atanggi talo de niyalma

地獄 之 生靈 於 生 何時 偶然 於 人

ome banjicibe, urunaku yadahun fusihun bime yasa toho18 ombi

為著 雖生 必定 貧賤 且 眼 瞎 為

seme donjiha. a abkai toosengge ede bi adarame ohode sain sehe.

云云 聽了 阿 天主 於此 我 如何 設若 好

爾時,彼天子聞已,恐懼驚惶,毛髮聳豎,急至天主帝釋座前,頂禮

帝釋雙足,倉皇失措幾不能語,哀慟呼號此事將若何,此事將若何,

而告天主帝釋曰:「阿!天主,請明鑑,適才吾與諸天女游冶嬉樂,聞

得一聲曰,天子甚堅固汝七日後命終,死已生瞻部洲,於彼處受七生

之苦,復墮地獄,雖或偶生為人,亦必貧賤眼盲。天主,此事吾將若

何。」

4tereci abkai toosengge hormosda, tere abkai enduri i jui umesi

爾時 天主帝釋 彼 天的 神 之 子 甚

akdun i gisun be donjifi umesi ferguweme, ere abkai enduri i jui

堅固 之 話 把 聽後 甚 驚奇著 此 天的 神 之 子

yala eici hacin i nadan ergnggei banjin de jobolon alimbini seme

誠然 或者 逐項 七 生靈的 生活 於 苦 承受乎 云云

nergin de umai gisureraku gunime bisire de, nadan ergengge serengge,

頃刻間 全然 不話 想著 有 於 七 生靈 所謂者

ulgiyan, yendahun19, dobi, monio, ehe horonggo meihe, ayan tashari,

18 dogo 之訛

19 indahun 之訛

《法光學壇

30

豬 犬 狐貍 猴 劇毒的 蛇 鷲鳥

gaha20 ere nadan ergenggi banjin de banjifi,nantuhun jaka be jeme

烏鴉 此 七 生靈的 生 於 生後 穢 物 把 吃著

jobolon alimbikai seme ulhihe.

苦 肯定承受 云云 估量了

爾時,天主帝釋聞天子甚堅固語已,甚是驚愕,莫非彼須逐次受此七

生之苦乎。即默然思維,此七生即豬、犬、狐貍、猴、毒蛇、鷲鳥、

烏鴉,如是七生恆受噉食穢惡之苦。

5tereci abkai toosengge hormosda ere jergi nadan ergenggei banjin

爾時 天主帝釋 此 等 七 生靈的 生活

be safi, uttu gunime, ai , ere abkai enduri i jui alici ojoraku amba

把 知後 如此 想著 唉 此 天的 神 之 子 若承受 不可 大

jobolon alime ohode, ineku jihe bata be etehe21 unenggi hafuka

苦 承受著 設若 如來 應供 正等覺

fucihi22 ci tulgiyen we terei akdacun nikecun karmacun ome mutembi

此外 誰 彼的 依靠 依賴 保護 為著 能

seme guninaha.

云云 想了

爾時,天主帝釋了知此七生已,如是思唯「唉,此天子若須受此不可

承受之大苦,除如來應供正等覺,誰能為其依怙。」

6tereci abkai toosengge hormosda ineku tere dobori dulin23 hiyan,

20 藏文本作「鷹隼」( bya khrwa

21 bata( 仇敵) be(把)etehe( 戰勝),直譯為「戰勝敵人」,譯藏文dgra( 仇敵)

bcom pa( 擊毀), 即「殺賊、應供、阿羅漢」,乃佛十號之一

22 unenggi,真實;hafuka, 究竟、圓滿;fucihi,佛、覺者, 譯藏文yang dag par

( 真實) rdzogs pavi( 圓滿) sangs rgyas( 佛),佛十號之一

23 藏文本作「初夜」( srod

滿文《一切髻尊佛母平安陀譯註

31

爾時 天主帝釋 本 彼 夜 中 香

ilha hacingga ijure hiyan, hacingga etuku miyamigan i jergi jaka

花 各樣的 塗抹的 香 各樣的 衣 首飾 之 等 物

be gaifi, eteme yongkiyafi( 下47colgoroko24 fucihi i jakade isinafi eteme

把 攜帶後 世尊 佛 之 跟前 去到後 世尊

yongkiyafi colgoroko fucihi i umuhun de ujui hengkilembi, nadanggeri

佛 之 面 於 以頭 叩頭 七次

?urdefi, amba jukden alibufi eteme yongkiyafi colgoroko fucihi i

圍繞後 大 供養 呈獻 世尊 佛 之

teku i juleri tefi, abkai enduri i jui umesi akdun i nadan

座位 之 前 坐 天的 神 之 子 甚 堅固 之 七

ergenggei bajin de banjire babe eteme yongkiyafi colgoroko fucihi de

生靈的 生活 於 將生的 將此 世尊 佛 於

giyan giyan i wesimbuhe.

清清楚楚地 奏稟了

爾時,天主帝釋即於是日夜半,攜香、花、種種塗香、衣飾來至世尊

處,頂禮佛足,繞佛七匝,行大供養,坐於佛前,以天子甚堅固七生

事詳稟世尊。

7abkai toosengge hormosda tenteke turgun be tucibufi donjibure

天主帝釋 那樣 由 把 陳述後 使聽聞的

jakade, tereci eteme yongkiyafi colgoroko fucihi i ujui giyolo ci

時候 爾時 世尊 佛 之 頭的 腦門 從

hacingga elden tucifi tere elden badarame juwan derei gubeci jalan

各樣的 光 發出後 彼 光 延伸著 十 方 全部 世界

i ba na de akuname jalukiyafi amasi bargiyafi, elteme yongkiyafi

24 eteme( 戰勝) yongkiyafi(備齊) colgoloko( 卓越) 譯藏文bcom( 擊毀) ldan

( 具有) vdas( 超越), 意為「出有壞、世尊」,佛十號之一

《法光學壇

32

之 地方 於 遍及著 充滿後 返回 收回後 世尊

colgoroko fucihi i angga deri singgehe. tereci eteme yongkiyafi

佛 之 口 自 融入了 爾時 世尊

colgoroko fucihi injefi, abkai toosengge hormosda de uttu hese

佛 笑後 天主帝釋 於 如此 敕旨

wasimbume, a abkai toosengge hormosda giyolonggo umesi etehe

頒降著 阿 天主帝釋 頂髻的 尊勝佛母

eme i toktobun tarni, ineku jihe fucihi i uju ninggui abisik25

之 平安 陀羅尼 如來 佛 之 頭 以上面 灌頂

buhe ei ten ehe banjin be biretei geterembure, eiten jobolon de

給了 一切 惡趣 把 全 勦除者 一切 苦 於

dalibuha ehe salgabun be mayambure26,eiten ergengge na i gindana,

被蒙蔽了的 惡 分 把 使消滅者 一切 生靈 地獄

ulha i banjin, ilmun i jalan27 be biretei geterembure, elhe banjin i

畜牲道 閻羅世界 把 全 勦除者 善趣 之

jugun de isiburengge emken bi.

路 於 至者 一個 是

世尊聞天主帝釋由已,自頂髻發出種種光,此光遍照十方一切

世界,回返復入世尊口中。爾時,世尊微笑告天主帝釋曰「帝釋,頂

髻尊勝佛母平安陀羅尼者,乃如來之頂髻之所灌頂,能盡除一切惡趣,

能滅一切憂苦所蔽諸惡,能盡除一切地獄道、畜牲道及閻羅世界,

能引向善趣。」

8a abkai toosengge tuttu ofi giyolonggo umesi etehe eme i

25 梵文abhiSeka 之訛

26 此句藏文本作「能滅除一切障礙與痛苦之生起」( sgrib pa dang, sdug bsngal bar

skyes ba thams cad vjig par dyed pa

27 譯藏文gshin rjevi(閻羅) vjig rten(世界)

滿文《聖除盡一切惡趣頂髻尊勝佛母平安陀羅尼經》譯註

33

阿 天主 因此 頂髻的 尊勝佛母 之

toktobun tarni, eiten ehe banj in be geterembumbi, donjime saka sui

平安 陀羅尼 一切 惡趣 把 勦除 剛一聽到 罪

dalimbun be mayambumbi, ambula labdu nemebure hacingga jobolon

障 把 使消滅 廣 多 使增加的 各樣 苦

i da banin be efulembime, umesi bolgo fulehengge banjin be

之 本 性 把 使毀壞著 甚 清淨 相續的 生活 把

bahaci ombi, jalan jalan i( 上48banjin be ?enggei tulbime

可得 世 世 之 生活 把 神通著

saci ombi28, fucihi i gurun ci fucihi i gurun de geneci ombi.

可知 佛 之 國 從 佛 之 國 於 可去

abkai baci abkai bade geneci ombime, gusin ilan abkai

天之 地方從 天之 於地方 且可去 三十 三 天之

bade isi tala geneci ombi.

於地方 直至 可去

「天主,故知頂髻尊勝佛母平安陀羅尼能除一切惡趣,才一聽聞即滅

諸罪障,能壞眾多增長種種憂苦之本性,世世皆得清淨,能以神通了

知所生之處,能從一佛國至一佛國,一天界至一天界,直至三十三天。」

9terebe hulame saka se jalgan wajire niyalmai se jalgan geli

將彼 才讀著 壽命 完畢的 人之 壽命 又

nonggibumbi, beye gisun muji len i weilen umesi bolgo i imiyafi,

使增添 身 語 意 之 業 甚 清淨 以 會聚後

elhe jirgacun i babe bahaci ombi, geren ineku jihe fucihi terebe

安樂 之 把地方 可得 眾 如來 佛 將彼

jilame buleku?embi, tere geren fucihi enteheme terebe dalime

28 藏文本「於任何世皆能憶念所生之處」( tshe rabs thams cad du yang tshe rabs dran

par vgyur ro.

《法光學壇》

34

慈愛著 明鑑 彼 眾 佛 恆常 將彼 保佑著

karmame somibumbi, geren fusa inu terebe gunin de tebume

保護著 使護藏 眾 菩薩 亦 將彼 心 於 使住著

buleku?embi, hulame saka ergengge na i gindana, ulha i banjin,

明鑑 才讀著 生靈 地獄 畜牲道

ilmun i jalan, omihon hutu i ba na be bolgomici ombi,

閻羅世間 餓 鬼 之 地方 把 可清淨

fuhali efuleci ombi, fuhali samsibuci ombi, fuhali geterembuci ombi,

全然 可毀壞 全然 可使潰散 全然 可勦除

untuhun obuci ombi, tere kemuni tenteke fucihi i geren ba na,

空 可使變為 彼 猶 此等的 佛 之 眾 地方

abkai enduri i geren ba na, fusa i geren ba na i duka be

天之 神 之 眾 地方 菩薩 之 眾 地方 之 門 把

neici ombi, tere dosiki seme buyehe duka de uthai dosici ombi29

可開 彼 想進入 欲 門 於 立刻 可進入

sehe.

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