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与秦海先生商榷  

2008-09-23 10:50:19|  分类: 语文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文章博客一周後的913日见到了《北京晚报》如下文章发表,庆幸有同伴。

敬畏鲁之君子左丘明

 

 

——与秦海先生商榷

  

  “射字的字源演变

  左丘明,春秋末期鲁国人,世代为史官,著成了中国古代第一部记事详细、议论精辟的编年史《左传》,和现存最早的一部国别史《国语》,成为史家的开山鼻祖。数十年来,笔者对圣贤左丘明心存敬畏,高山仰止。2008828,《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发表一篇题为《汉字里的错别字》的语文知识勘误文章,作者秦海认为,汉语存在一些被认为正确其实是错的错别字。为证明观点,找出两组例子,把故意制造错别字大帽子扣在左丘明头上!笔者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关于颠倒问题

  秦海写道:字拆开来是寸身,身只有一寸高,分明不是矮吗?而字拆开来是委矢;委,托也;矢,箭也;委矢在弦,不就是射吗?一位相当有权威的老兄把这两个字颠倒了,大家都跟着颠倒了。本来是矮的反而被当做射,而本来是射的反而被当做矮了。

  笔者认为,射矮颠倒观勉强可以算做一家之言,但也是非常片面的。的甲骨文字形为箭在弦上,会意即将发射;金文字形为右边一只手,拉左边弓弦上的箭;小篆字形为右边是一只比较明显的人手,左边的弓箭形状演变得有点像人的身体;直到楷体字,字形才是左身右寸。如果把这个字的各种形态放在一起,就会对其演变一目了然,不会再把它误解为所谓身只有一寸高的意思。事实上,字在字中的原始涵义并不是后来尺寸的寸,而是人手象形的指示。长度意义上的字,也是渊源于人手的使用,因为寸比较短,可以用手丈量。虽然字甲骨文就是人体的象形,但是我们对具体文字应该具体分析。作为字偏旁的,是弓箭组合形状的演变,秦王朝李斯统一文字而创制的小篆,把弓矢形变成。对于这个崭新形状的小篆字,东汉的许慎《说文解字》解释为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也,很容易理解。

  “的字源演变如上图。

  至于字,也是同样道理,不能简单理解为委矢在弦的发射。

  秦汉以前,与的字形、语义相近似的还有短、矬、矲、躷等,形容人体不高的很少使用矮,常用字。作为左矢右委的合成字,用于形容身体特征,这根本不是错误。因为矢仅仅作为矮字偏旁出现,属于偏,属于形;委是正,属于声,才是矮这个形声字的主体。之所以要用矢做偏旁,是因为矢的长度与正常人的身高相比很短,可以会意人体的矮;至于委,它的原始意义并不是委托,而是一个女子弯曲身体在禾苗下辛勤耕作的会意,因为弯曲身体,与矢结合,变成身体方面的,这完全可以理解。《说文》中对委的解释并非委托,而是随也,也就是追随的意思。徐鉉的解释为:曲也。从禾垂穗,委曲之貌。虽然《战国策·齐策一》有过愿委之于子说法,其中的字可以解释为委托,但是,秦海认为这种委托可以理解为发射,也是牵强附会的。射箭的动作讲究冷静而凌厉,委托的动作显得温情而舒缓,两者语言境界截然相反。

  关于行李行裹Guǒ”

  行裏Lǐ”错用问题

  秦海写道:人们出行携带的物品通常都会打成包裹。行李者,即出行的包裹也。这包裹的字,是把衣服的拆开来,里面镶进字。表示读音,则表示包裹里主要是衣服之类。所以行李应该是行裹Guǒ”。繁体字Lǐ”字拆开来里面镶进一个字。有点像,又都镶在字里面,粗心人会把Guǒ”Lǐ”看成一个字,同时也把行裹写成了行裏。《左传》的作者左丘明可能嫌那个繁体的Lǐ”写起来麻烦,索性用字来假借它。

  首先,古代汉语中并没有行裹Guǒ”行裏Lǐ”这两个词语,它们是二千多年后的秦海先生闭门造帽而出来的。这两个词语大帽子造得非常粗糙,秦海跨越时空,强行把它们戴在左丘明的头上。我们当代人如果看电脑屏幕,4号字以下,确实难以分清这两个非常形似的字;但是,如果设置为3号字以上,这两个字非常醒目,很容易区别。春秋时期的文字都是刻画在竹简上,字体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电脑中的3号字,甚至大过1号,隐藏在衣服内的尤其容易区分。

  “行李一词最早见于《左传·僖三十年》一文。烛之武对秦穆公说: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意思是:如果你们秦国让我们郑国独立存在,作为东方道路上的主人(当时郑在秦东方),秦国使者来来往往,郑国供应他们盘缠和食物,这样对国君您也没有什么害处。这句引文中出现的行李以及《左传·襄八年》中记载知武子使行人子员对郑王子伯骈所说的君有楚命,不使一介行李,告於寡君这句话,还有南北朝时期的《北史·贺兰祥传》文中既与梁通好,行李往来,公私赠遗,一无所受这句话出现的大量的行李,都是外交使节的意思,是人而不是物。

  唐朝时,在官府担任导从的人也叫行李。《旧唐书·温造传》中,左拾遗舒元褒言:元和、长庆中,中丞行李不过半坊,今乃远至两坊,谓之笼街喝道。敕曰:宪官之职,在指佞触邪,不在行李。唐朝以来,周边民族、国家遣子侄入朝为质。诸蕃质子相随,也需要译语人传令。译语,有随从人员兼翻译的职能。据《高丽史》记载,元宗二年遣太子谌如蒙古……其行李内译语李贇忽至。这里,行李应指随行人员,行李内译语,是随行翻译之职。元宗十年(元至元六年,1269)七月,忠烈王以世子身份在蒙古时,高丽国内发生了林衍叛乱的大事,废元宗。译语郑庇问知其实,将此消息,向忠烈王汇报。李贇、郑庇都是忠烈王入质元朝时的随行翻译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汉代以后的诗文中大量出现行李词语,但是,大多数是行旅的意思,表现远游者寂寞、漂泊、忧郁的意境。例如,晋·陶渊明:山川阻远,行李时通。·王昌龄:郁郁寡开颜,默默独行李。杜甫:行李须相问,穷愁岂自宽?柳宗元:于是编其饯诗若干篇,记于末简,以贶行李,遂抗手而别。李频:行李事寒天,东来聘礼全。南宋·辛弃疾:行李溪头,有钓车茶具,曲几团蒲。·乔吉:行李匆匆怎酬志?自寻思,从今别却文章士。

  有人认为李、理和礼在春秋战国时是通假字。《管子·法法》中皋陶为李中的李字就是理,代表古代审理案件的法官,也是整理、收拾等意思的延伸。《左传·昭十三年》中记载:诸侯请兵,好以为事,行理之命,无月不至。据《国语》记载,周之《秩官》有之曰:敌国宾至,关尹以告,行理以节逆之。贾逵认为:理,吏也。小行人也。汉代李翕在《析里桥郙阁颂》中写道:行理咨嗟。清代郝懿行《证俗文》卷六中写道:古者行人谓之行李,本当做行理,理,治也。作者,古字假借通用。

  清末民初章炳麟在《官制索隐》中写道:行人之官,其名曰使,亦或借理為之,《周语》云行理以节逆之是也。亦或借李為之,《左氏》云行李之往来是也。刘师培《书话〈周礼〉行人诸职隶秋官》中写道:行人之官,亦有行理、行李之称。盖古代之使为出疆莅讼之官,与刑官合一。曰吏、曰理、曰李,均在内之称;曰使、曰行理、曰行李,均出境之称。根据章炳麟、刘师培的意思,笔者冒昧分析:行李、行理的意思就是行礼,与当代外交使节的职责并不完全相同。携带的行李物品,与出境的行李官员,存在密切的延伸关系。比如庖,是烹饪食物的空间——厨房,也是烹饪食物的人——厨师。

  最后,关于行李作为携带物品涵义出现的时期。可以相信在春秋战国时期,也就是左丘明所处的时代,行李只是人,而不是物。那么,作为物的行李究竟是何时出现的呢?笔者找到晋代文学家卢子谅(284-350年)的一首题为《览古》诗:赵氏有和璧,天下无不传。秦人来求市,厥价徒空言。与之将见卖,不与恐致患。简才备行李,图令国命全。蔺生在下位,缪子称其贤。(略)其中简才备行李这句的行李,已经具备人和物的双重涵义,好像作外交使节解释更合理一些,解释为物品还比较勉强。宋明以后文章中出现的行李,逐渐演变成当代的物品涵义。

  关于左丘明的职业道德问题

  秦海怀疑左丘明可能嫌那个繁体字写起来麻烦,索性用字来假借它。

  作为一位名垂千古的历史学家,左丘明绝不可能因为写起来麻烦而故意制造错别字。如果他怕麻烦,少写几个字也行,甚至根本不必要去写《春秋左氏传》这部传承千古的历史著作。

  可能有的读者想不通,既然春秋战国时期的行李指的是人,而不是随身物品,那么为什么叫做行李,而不是行桃或者行杨等别的名称?

  众所周知,是一种果树的名字,也是这种果树的果实。在古代汉语中,木为参天大树,木子为李,可能是说广义的李子泛指众多大树开花所结的果实,不仅仅是狭义的单一的李子树。即便理解为狭义的李子树,落叶乔木,春天开白色花,果实叫李子,熟时黄色或紫红色,可生吃,也可以晒干做成果脯。古人出门在外,也许必须带上这种果脯李子,可以充饥,因此与现代行李的含义密切相关。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