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老师永远在尊位  

2008-09-10 11:32:08|  分类: 熵变社会Dark 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师和师傅的称谓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古人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个“师”将老师和师傅的概念和了稀泥。其实,老师要高于师傅,理由是师傅可以无德,比如小偷的师傅;但老师必须讲德行,所以其前冠“老”字。

老师之老是老虎、老鼠之老。理由是,老虎乃山中之王,在尊位,自然冠老;老鼠在十二生肖中排第一,不用讲在尊位,所以冠老;老师亦然。

汉语老师之老是什么时候有的,我暂考证不清。西夏文“老”构字就十分奇特,即圣字上加一横,读音Leo。总之,老师不一般,在尊位无疑。

其实,老师不愧为尊位者,他把其所会的东西无一保留地“教灌”给你,可谓呕心沥血;而师傅就世俗了,他要留一手,或为了备用吃饭,或为了证明自己还是师傅。师傅是在万不得已之时才把“留一手”教给徒儿,而这时的师傅常常是语言含糊、目光朦胧、举止迟缓,“教给”就变成了“交给”了。

人生中和老师结缘,常是善缘。只有在“文革”的日子里,违缘时有出现。我身边的例子屡见不鲜,闭上眼睛自己好似曾在地狱呆过10年。目睹学生因老师把其学分数评低了,就把老师的指头掰断;家庭出身不好的老师头发梳理整齐了,那就是资产阶级的东西,学生活活把老师的头发一缕一缕拽下……

还好,我虽在地狱10年,但我依偎在一位“根红苗正”老师的身边,心没有扭到虎狼的一边,灵魂虽常徘徊在人鬼之间,最後终于靠在人的一边。

我的老师叫王建平

王老师是位高干子弟,受家庭文化熏陶,她穿着从来就是雅素大方。在我们这群乡野孩子的眼里,王老师身上的粗纹布就是绫罗绸缎,老师本人就是一颗璀璨的珍珠。老师方圆的脸给我印象颇深,以至于当听到或看到方圆二字,不禁去想她的脸,白白的,透着青春的美丽,当她害羞时,脸就成了红苹果;记忆中她是单眼皮,偶有一天风沙大的时候,她揉几下就是双眼皮……

作为“上山下乡知青”一员的她,在那个年代,没有学到什么。但,王老师靠自学为自己加油充电。老师酷爱文学,把男友画的鲁迅素描像摆在床前,用以激励自己。她读罢的书籍择选性地给刚刚上小学五年级的我,记得有一本叫《革命诗歌写作》,还有一本工具书《诗韵》,老师买墨块、砚台给我,叫我习字,文革结束那年她还把贺敬之的诗《十月》一笔一划抄录给我……

从那时起,我练习着写诗练字,现在想来都是顺口溜和涂鸦。时而就抄录镶嵌两句,如“祖国大地红烂漫,胜利凯歌冲霄汉”等等。我虽没成了诗人,但学会了炼句和“抠字眼”,虽没成书法家,但字还有人收藏,虽没当成教授,但时而给教授讲俗语。小时候幼稚,总想以笔作刀枪冲向敌人的阵营,捍卫无产阶级专政,但时代也没给我当英雄的机会…..

老师的爱、奉献、企盼、不图回报之善美德行感染了我的一生,回顾起来总有些愧对老师,这么多年,我又为老师做了什么呢?

教师节里,老师请您接受我迟到的感激:教师您辛苦了!老师永远在尊位 - 白大夫 - 白大夫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