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大夫

从容向上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就是佛

 
 
 

日志

 
 
关于我

白大夫大夫,是所有志愿献身伟大的人道主义事业,用良心和责任履行自己神圣职责的所有医护人员的集合体,也是这个集合体的缩影。

网易考拉推荐

“通天龙”  

2008-11-02 12:41:56|  分类: 柴茶一味Primord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此图与正文无关】

幺老师:

您好!感谢能同您一道欣赏您的宝贝。有几点不成熟的观点和老师共探:

红山文化主要分布:以内蒙古东南部、辽宁省西南部为中心,影响范围广阔,距今约65005000年,是北方地区著名的新石器时期考古文化之一。从8000多年前的兴隆洼文化到4000多年前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统称泛红文化,各个文化均有玉雕制品,顶峰期的玉制品更具有立体圆润的独特风格,实为罕见。

就先生的宝贝赘言如次:

一、      整体:红山文化图腾类玉器的特点有“四生

      即红山先祖的“生产、生活、生育和生灵”,红山文化的每一件玉器都有四生的反映。我看先生的宝贝有此特点。

二、              玉质:我看是地道的岫岩玉,您给的大概念--东方玉名称更“传神”和贴切。

三、              玉材使用:整体为籽料(河床料)加工,立体动物,这麽大的多用籽料符合红山文化(和商文化的)的特点。

四、              构图方式:红山文化兽的双耳一般外突,整体要素构成与形态特征是符的。看来是更早期的作品,蘑菇耳在后期的红山玉件中耳都靠近写真。商玉器的风格受红山玉器影响颇深(或就是红山文化的延续),我对蘑菇耳说不清楚。

五、              装饰技巧:立体圆润、嘴上“一刀口”的造型与红山龙十分相近。

六、              名称:猪首天龙不知妥否,因为玉猪龙已被认可。後在《易经》的不同卦象中有见龙在田飞龙在天等,则是讲自然和社会事物的演化过程中的不同特点,这里龙是一切自然和社会事物演化运动过程的代名词。宝贝上的猪就是龙,萨满教里把中阴身分为多层,我想这个猪是中阴身的一种,从头而出,是灵魂的一部分,向上是与上苍沟通。能与上苍沟通的,在红山文化中除鹰以外就是中阴身本身了。名字或拟叫“通天龙”。

七、              用途:我想它是权杖上的“威严物”,自然是法器。萨满巫师或部落首领专用。(见图)

          让方家见笑。                      

                                              学生: 萨隆嘎

                                                 2008-10-17

 

 

“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

【全章各个图片与正文无关】

 

 

 

“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

此两图与幺老师的同出一辙

 

 

以下是复活岛巨石人像

“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

 附转载的文章:

黑皮玉器的真伪鉴定

(2009-07-10 15:25:17)

 

                                                  ym_chen1948 
 

    黑皮玉器的故事有没有结果?关键在于黑皮玉器的真伪!那么,除了科学发掘黑皮玉器之外,从眼学的角度,又如何判定黑皮玉器的真伪呢?我们前面一直要揭晓的黑皮的组成和形成机理,又是怎样的呢?

    关于黑皮的形成,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说法。

    究竟有没有黑皮玉器的存在呢?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开始出现在收藏市场上的黑皮玉器,在钱益中、韩连国先生的《红山古玉》、拙作《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和柏岳先生的《玉海拾珍》等书出版以后,收藏界和文博界对黑皮玉器的认识依然存在不少分歧。不少读者认同黑皮玉器的提法,认为这些黑皮玉器的确是史前人类的文化瑰宝。

    黄康泰先生从其几十年的收藏生涯所走过的地域分析,它认为黑皮玉器出自于通辽奈曼地区;

    柏岳先生对黑皮玉器的收藏品,作了进一步的研究,他正尝试把黑皮玉器中的C字龙进行分期研究,以摸清C字龙的演变轨迹;

    张一平先生从自己收藏的数量众多的黑皮玉器中,读出了史前文明的信息;

    张明华先生在对黑皮驼形猪的皮壳由黑变白、再由白变黑的观察之后,提出了这样的观点,黑皮玉器的黑色,不是受沁的结果,而是古人崇尚黑色而在当时就用某种方法染上去的,他建议这件黑皮玉猪应该称为“红山变色龙”。不过这位专家又在其他场合表达了截然相反的意见;

    沪上的玉器收藏大家胡正文先生在研究黑皮玉器后,确信这是真正的史前文物!他提出了一个十分独特的见解,这些黑皮玉器是“玉石俱焚”的结果,也就是说,在巫教盛行的红山文化时期,当在某种宗教仪式进行之后,这些作为替身的玉器在仪式结束之后,被火焚烧从而掩埋。这个见解,和我们在《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一书中的观点不谋而合。同时,对于《书·夏书·胤征》中的“火炎昆冈,玉石俱焚。”这句著名的成语,应当有新的解释。也许,这是原始社会,部落在进行重大活动时,比如战争、选举部落首领等活动时,必须举行的一种重要的宗教仪式,这种仪式就是把作为替身或者祭祀法器的玉器用火焚烧,也就是所谓的“玉石俱焚”,也因此为我们留下了史前人类文化的瑰宝。而《书·夏书·胤征》记载的年代,正是虞尧时代,即相当于新石器时代,那时发生的玉石俱焚的事情,在后世被引伸为其他的含义了。

    我们还要告诉读者的是,大英博物馆的陈列中也有黑皮玉器的身影,那儿的说明是“原始雕刻”。我们还和通辽市文物商店的王明家先生作过交流,他在实际工作中,就收到过一些黑皮玉器。

    巴林右旗博物馆曾经在那斯台征集了一件出土的黑皮玉器;

    而相关方面的人士明确告知我们,曾经正式在有关遗址中科学发掘了一件黑皮玉器,因是孤证,且和民间的黑皮玉器还存在不同,所以还不能展开相关的研究和发布。

所以说,黑皮玉器的存在是客观的,这一点,已经获得不少收藏者和研究者的认同。其实,只有认真观赏我们所谓的一些红山玉器,它们也是黑色皮壳盘磨后的结果。

    在《红山古玉》和拙作《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出版以后,市场上的黑皮玉器销路好了不少,许多读者对这些黑皮玉器有了极大的兴趣,不过,我们要告诫读者的是,黑皮玉器的仿品充斥着收藏市场,因此,对于黑皮玉器完全有必要作一番如何鉴定的研究。

    有些读者曾经向我们说起过一些仿造黑皮玉器的地方。为此,我们走访了这些城市,在锦州、在阜新、在蚌埠,我们走访了一些作坊,也手把手地请教了一些老师傅,更是认真地观赏了一些制作十分精美的仿品,我们发现,绝大多数地方早期都没有黑皮玉器的仿品,而有的所谓黑皮玉器的仿品,其表面的黑皮,和我们所介绍的真正的黑皮玉器的表皮完全是两码事,只要看过并亲手把玩过真正的黑皮玉器,就能比较容易区分它们,所以关键是读者要看过真正的黑皮玉器,才不至于被一些粗劣的仿品所迷惑。

我们先用传统的方法来观察这些玉器,也就是用“眼学”来讨论黑皮玉器的鉴定。

    首先来看它的玉质。尽管这些玉器已被沁成黑色,但其开窗部分,仍旧可以看出其玉的本色。它们都为碧绿、淡绿、黄色、黄绿的岫玉,其中犹以褐色玉为多,而褐色玉的玉质较差。显然,这些玉材是完全产于当地,非外来玉质,和出土报道的其他红山文化玉器完全一致。

    其次,看它的纹饰。这些黑皮圆雕玉器的纹饰和出土的红山文化玉器完全相同(这也是大多数研究者一开始把黑皮玉器判为红山玉器的缘因)。红山玉器的瓦沟纹是一个最明显的特征。而黑皮玉器也有这类的特征。另外,和红山玉器一样,黑皮玉器还有一些独特的雕刻技法,比如,鼓眼、棱线(凸弦纹)、对穿孔。鼓眼有两种,一种是蛙形鼓眼,另一种是梭子形鼓眼。鼓眼凸起处和勾勒鼓眼的眼眶,弧面圆润,过渡自然。造假者最容易在此露出马脚,圆弧笨拙呆扳,凹槽处会留下明显的刻画纹。更为叫绝的是这些玉器中的棱线或者叫凸弦纹,就像脊梁一样挺拔,可以用四个字来描绘其特征,就是“黑、细、直、挺”。

    黑,就是说,凸弦纹的黑度要比其他地方明显;

    细,就是说,这条棱线,比玉器中的其它的纹饰要细得多;

    直,就是说,凸弦纹无论是线状还是弧状,总给人一种笔直的感觉,不会出现歪歪扭扭的样子(这里所指的“直”应用微积分学的观念去理解);

挺,就是说,棱线的突起比较突兀,没有坡度。

    仔细体会黑皮圆雕玉器的这种纹饰特征,就可以看出,它既和其他红山文化玉器的纹饰有着相似的特征,又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黑皮圆雕玉器的穿孔也具有红山文化玉器的特征。它一般都在人像或神像的脑后有象鼻孔,用以佩系绳子,因此,小型的这类玉器也应该是缀件。另外,这类玉器的人身像雕塑,往往在颈部、两腋下、足间和尾部雕有对穿孔。这类穿孔外大内小,孔壁打磨光滑。

    掌握这些黑皮玉器的雕刻工艺特征,对于鉴别黑皮玉器的真伪有很大的帮助。

    第三,我们再来讨论黑皮圆雕玉器的器型。这是最受个别专家质疑之处了,一些专家认为,这类玉器的器型,许多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在没有正式发掘报告之前,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是史前玉雕。他们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黑皮圆雕玉器的有些器型的确太奇特了。

    如果玉质、纹饰、穿孔、沁色、蚀斑和雕工都没有现代工艺的特征,我们能不能因为从未见过这类器型而否定它们呢?

    其实,我们曾经肯定过许多奇特的器型。“C”字龙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迄今为止,“C”字龙还没有正式的出土报告,又有哪一个专家否定“C”字龙的真实性呢?就是柏岳先生介绍的太阳神玉雕,尽管人们还有疑问,但它的器型却和美国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的异人形玉饰相类似。因此,我们不能以是否有过正规的发掘报告作为判别玉器真假的依据,而是应该综合考虑,否则,我们很可能丢失许多重要的发现和信息。还是拿红山文化太阳神玉器举例,其中一件黄色的太阳神已经拍出高价,像这种头顶以十字分开的玉雕,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些,柏岳先生有一件,这样的太阳神玉器虽然有相同的特征,却没有一件是雷同的,也就是说,它们不是按着图录仿制的伪品。因此,我们觉得要慎重对待这类玉器,没有经过仔细的研究,不要匆忙下结论。

    应该提醒读者的是,黑皮圆雕玉器有的已经流散到国外。我们曾经介绍过上海银河宾馆中陈列的从日本回归的黑皮圆雕玉器,我们还从美国友人处知道,美国不少收藏家也收藏有这类黑皮圆雕玉器,如果不对这类黑皮圆雕玉器加以重视,其流散的速度将会加快。而金喜镛先生的收藏足以证明黑皮玉器在国外的地位。

    我们曾经把这些玉器请教过一些雕塑家,他们也被这些造型奇特的玉器所吸引。在比较这些玉器的构图、技法、形体比例和造型特征后,他们认为这些玉器绝不可能是现代作品。它们只能是原始人类虚幻和荒诞意象的产物。

    在对黑皮圆雕玉器的玉质、纹饰、穿孔、蚀斑、器型和沁色作了详细的介绍后,读者自然会对这类玉器作出相应的判断。应该提醒的是,市场上这类黑皮圆雕玉器已经有不少仿品,凡看到这样的玉器,读者根据我们前面的叙述,从各个方面进行比较,自能得出正确的结论,问题是,看到这类玉器,切不可以冲动,好的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在对传统的鉴定方法有所了解后,我们再来讨论黑皮玉器表面黑皮的形成机理。黑皮圆雕玉器的名称是柏岳先生最早在《中国收藏》[1]杂志上提出的,后来,他又在《中国文物报》上重提此事,并列出了皮壳测试的数据,我们先来看看柏岳先生的测试报告(见附图)。而金喜镛先生也在韩国的首尔大学做了相关的测试,首尔大学的报告所测定的年代似乎比我们认同的早得多。

    上海博物馆也就黑皮玉器的材质作了测试。可惜的是,这次测试没有将皮壳和玉质本身分开,因此很难和柏岳先生的测试作比较。我们也将上海博物馆的测试结果列在下面:

 

红山黑皮玉人元素成分分析

 

元素成分

Na2O

MgO

Al2O3

SiO2

K2O

CaO

TiO2

MnO

Fe2O3

PbO

侧面1

微量

10.51

4.24

49.99

0.64

16.60

微量

4.05

11.13

2.86

底面2

微量

7.79

2.24

58.30

0.67

15.09

微量

4.91

11.01

1.64

 

    这次测试是上海博物馆实验室无损分析组用美国TN公司QuanX型能量色散荧光分析仪来进行的半定量分析。本来想通过测试了解黑皮玉人的皮壳成分,由于混入玉的成分,所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通过对玉人的元素分析,初步表明玉人主要是软玉类矿物,含铁量较高。且表面含较高的锰、钾、铅等其他元素。”当然上海博物馆的相关人员并不认同黑皮玉器的年代判断。

    从前面已经介绍的有关玉料的知识中,我们了解了玉本身就是一种氧化硅含量极高的矿物质,上海博物馆的分析报告中,剔除玉的成分,也就是剔除氧化硅的成分,那么,上海博物馆的分析报告和国家地质测试中心的分析报告就十分接近了。也就是说,黑皮玉器的表皮是“大量少见元素,说明黑皮圆雕玉器的黑色皮壳是该玉器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存身超基性岩土中,经过物理的、化学的以及其它各种条件的作用,土中的多种元素逐渐积淀于玉器的表面并形成厚厚一层黑色皮壳。”[2]因此说,这些大量稀有元素的存在,不是人为可以仿造的。

    黑皮圆雕玉器的沁色是最令人费解的问题,它表皮的一层黑色究竟是怎样浸蚀上去的呢?

    有的说,这就是古人所说的黑漆古;有的说,这是现代人涂上去的。柏岳先生对这层黑沁作过探针分析,其结论已经在《中国文物报》上发表,其中的复杂化学成分不是人为地可以在短时间内搞上去的。但是,我们还不能科学地解释这层黑沁的形成肌理。有的说,这是因为当地有个煤矿,在几千年自然浸润作用下,这些玉器被沁成黑色。总之,各种各样的讨论更使黑皮圆雕玉器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我们曾经发现黑皮玉器的一个奇特现象,在《红山玉器的收藏和和鉴赏》一书中写道:“在长期的盘磨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些玉器的黑沁是会发生变化的,尤其在潮湿的环境中,这种变化会来得快一些。如果消毒后,贴身佩戴,几个月后黑沁就会变白,开始时出现少量白点,然后是一片,再后会布满整个玉器。如果用干净的布擦拭,这些白斑会消失,仍旧露出黑沁,而在布上却不会留下污渍痕迹。继续佩戴,白点还会出现,重复前面的过程,再擦再黑,再盘再白,重复多次,直至露出玉色,玉器上才不会出现黑沁或盘出白色。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般只要在露出玉色的部分,不再发生这类变化,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了。我们到现在还不能解释这种黑到白、白到黑的现象,一些玩玉的老行家说,这种逸出的白色,就是盘磨后受沁玉器从里面逸出的土气。这是传统的说法,它还不能从物理化学的角度科学地分析这种变化的机理。我们期待着矿物学家早日找到受沁玉器的这种变化机理。”读者可以参阅我们在《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一书中对黑皮玉器盘磨以后所发生的变化,了解黑皮圆雕玉猪龙表皮颜色的明显差异。

    我们一直关注黑皮形成机理的研究,我们在《红山玉器图录》一书中把这种变化,分析成碱性化合物发生的化学变化。不知道读者有没有见过盐碱地的地貌,白茫茫一片的白花。这种地貌表面的白花,就是被称为醭的化学物质。醭,就是酒、酱、醋等因败坏而生出的白霉,醭也泛指一切东西因受潮而生的霉斑,宋人杨万里《风雨》诗云:“梅天笔墨多生醭”,就是指笔墨在梅雨季节容易生出白醭的事实。而内蒙古自治区的通辽地区,是盐碱地比较集中的地区,这种碱土,是指土壤胶体吸附代换性钠离子较多,或含有碳酸钠、重碳酸钠,因而呈强碱性反应的土壤。典型的碱土具有明显的柱状结构的碱化层。在我国分布很少,只在东北、西北和内蒙古等地有少量存在。碱土物理化学性状极为不良,雨后泥泞,干时固结。表层以下碱性强而且坚实,对作物有危害作用。这种对作物生长不良的碱土,偏偏就在内蒙古自治区的通辽地区,它常年累月作用在埋在土中的红山文化玉器上,使得这些玉器包含这种碱性物质。当它脱离土壤,在不同的温度、湿度和氧化条件下,就会生成白醭,即使擦拭干净,它也会不断生成,直至玉中的碱性物质消失,恢复玉的本质,这种现象才不会产生。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擦拭时,白醭被擦去,并不弄脏手巾的缘故。应该说,在《红山玉器图录》一书中的分析已经接近了黑皮生成的机理。但是,这种解释还不能对皮壳为什么是“黑色”,以及和分析的成分相对应。

    我们在前面曾经说过,国家地矿总局的总工程师曾经就黑皮玉器询问过两个问题,即它出现的地点和气候。

    当他得知黑皮玉器出土于高纬度的寒冷地区后,明确地说明,黑皮玉器表面的皮壳是氧化锰附着物,就象大洋海底的锰结核,要多少年才能形成一毫米一样,这种黑皮玉器表面的黑皮形成只有在漫长的历史年代才会形成薄薄的一层。

    这是我们迄今为止得到的最为科学的解释。

    海底锰结核是由英国人首先发现的。1873年2月18日,英国“挑战者”号考察船来到加那利群岛西南约300千米的海面进行海底取样调查。结果从海底捞上来几块像黑煤球的硬块。船上的几位科学家准都没有见过这种“黑色的卵石块”,回英国后的化验分析,才知道它是含有大量锰,铁、铜、镍、钴等元素的矿石。大洋底蕴藏的锰结核,是一种表面呈黑色或棕褐色,形状球状或块状的矿物结核,它是一种铁、锰氧化物的集合体,颜色常为黑色和褐黑色。关于锰结核的生成原因,一般认为是沉降于海底的各种金属的氧化物,以带极性的分子形式,在电子引力作用下,以其他物体的细小颗粒为核,不断聚集而成。

    围绕着锰结构的生长机理,人们提出了种种的理论模式,概括起来,主要有三种:第一种为自生化学沉积假说,或者叫作接触氧化和沉淀说。这种观点认为,当海底的pH值增高时,氢氧化铁便会围绕一个核心进行沉淀,氢氧化铁的沉淀物可吸附锰离子,并且产生催化作用,促使二氧化锰不断生成。这种解释虽给人以启发,但是它仍有不完备的地方。第二种假说是生物成因说。这种理论的根据是,用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锰结核的表面和内部细微构造时,发现结该的表面有很多由底栖微生物形成的空管和微窟窿,当其形成管子时,摄取了大量的微结核于壳内。第三种假说是火山活动说。这种理论认为,人山爆发喷发出大量气体,在气体从熔岩中析出过程中,伴随着大量的锰、铁、铜及其他微量金属。这些微量金属进入海水中后,沉淀出铁的含水氧化物,使锰和其他金属经过氧化富集、淀,形成锰结核矿。以上的解释虽然还存在着许多不完善之处,但是,大洋底下的低温,锰离子的富集和火山环境应该是锰结核形成的表面因素。

    我们不在这里讨论复杂的物理化学过程,过程的热力学性质和动力学行为对锰离子在环境中的形态、浓度、迁移性和归宿不是我们所要叙述的主要内容。我们要说的是,在相似的低温、高锰和火山环境下,玉器表面形成黑色皮壳应该是可能的。

    不知道,这样的解释是否能够真正说明黑皮玉器皮壳的形成原因。

    不断的追求,不断地修正自己的观点,只要能向真理迈进一步,那怕是一小步,都是我们对我国史前文明的尊重。

“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

 

“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

 

“通天龙” - 白大夫 - 白大夫

 

[1] 柏岳,《大型圆雕黑皮玉器质疑》,《中国收藏》创刊号第62页。

[2]柏岳,《大型圆雕黑皮玉器质疑》,《中国收藏》创刊号第62页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